星期一清晨7:47分,離火車進站還有五分鐘,我總是習慣把妳提早送到車站。
不知是因為天氣寒冷或是晨霧太紛擾,出入口往來人潮的表情大都是糾結的,那是一種說不出的苦楚,在每個人都為活著自己出征的時刻,連想逃離的勇氣都沒有,只能被陸續出站的通勤者逼迫著送上前線,無力抗拒。我兩站在車站外的角落,終於免受炮火摧殘。妳安靜地啃著妳的火腿蛋土司,彷彿慢慢給自己一股說再見的氣力,我緊扣妳五指,不是怕妳走失,而是怕妳放手,因為我知道再過一會兒,我會很快速的送妳到剪票口,然後快速轉身離去的,我不是無情,只怕妳我多看一眼,淚水就會淹沒清晨的桃園車站....
「鈴....」,7:52分,防空警報響起,在這個沒有戰爭的年代,妳我在月台離別。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