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6 Fri 2005 14:59
  • 熟悉

同學W約了我們到她家作客,也當作是期末的班聚,不像好友M把每年跟大學同學的聚會極具巧思地稱作「湯圓大會」(這是指團圓這檔事還是指大家的身材呢?)我們十個人僅有的是座落在透明窗外,幾近十層樓高的高速公路夜景,對了,還有那造型很奇怪的廚房。一群同學在樓中樓好奇的張望,我一個人在底下想:這絕對不會是我將來想要的房子格局!而在那一刻,我突然訝異自己怎麼認真思考起我的家了?是我老了嗎?還是相對於都市的繁華、擁擠、吵嚷、不安的生活環境,南方卻呈現了寧靜、寂寥、平坦、空蕩的景緻?而那種風貌會讓自己不必刻意記得回家的路,因為那條路已經熟練到可以閉著眼睛走,或許也因為如此,每回不同的朋友坐我的車經過那條只容一台車通過的小路道我家時,他們總會訝異地說我開車技術怎麼這麼好,竟然沒有掉進旁邊的水溝,這個問題在我國小提著便當盒走回家的每個傍晚也曾想過,那時我個子小,在我眼中,車不僅大,路也夠寬,所以毫無疑問。多年以後,一台載家俱的小貨車掉進那條水溝裡,他說著我不熟悉的語言,揮舞著乖張的姿勢在一旁等待救援,我也終於相信那條水溝是真的。關於這條小路的故事,後來我知道這無關開車技術,純粹是熟悉。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6 Fri 2005 14:56
  • 小路

那是一條沒人會發覺的小路,而入口就在車潮熙攘的華山延山公路旁。
一行人乘兩輛車在深厚的濃霧中緩慢的向下滑行著,除了輪胎和那崎嶇產業道路的摩擦聲外,四周只剩下空靈的氛圍,或許因為霧大到看不清楚身在何處的原因,大夥只能用力地透過擋風玻璃往前望,這感覺讓我一度以為剛降落於倫敦 Heathrow機場,好友 J 就像空服員一樣,為不安又期待的我們一一解說這屬於她熟悉的環境。
這段路程,讓我回想起先前去雪霸國家公園住民宿的經驗,那個晚上,住在我們下榻民宿附近的幾位原住民熱切地要請我們去山下的鱒魚場看看,然而,或許社會新聞中的詐騙事件看多了,我總覺得在這麼深的山裡怎還會有人在養魚?最後,我們接受了魚的呼喚,而那位原住民開著一台轎車讓我們七個大人擠進來已夠荒謬了,還得沿著那條漆黑的產業道路開下去,整條路上,大概只有我的忐忑是隨著坑坑洞洞的路面波動,還好,這只是一條小路,不是不歸路,而山下真的有一間鱒魚場和SPA 館,加上原住民師傅請我們吃的鱒魚生魚片,那真是個怪異又驚喜的夜晚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5 Thu 2005 22:12
  • 遺忘

妳真得就這麼消失了,無聲無息地,連一絲在寒冬清晨那種對溫暖棉被該有的眷戀也聞不到。天冷而僵硬的指尖檢查著我的手機訊息紀錄,確定那通問候的簡訊沒有在迷失在陌生人的手裡,而是隨著妳游走四方。這樣的無聲連結,除了文字與回覆的快慢讓我感受到妳的情緒波動外,也將我對妳的印象從這個冷冽的小鎮延伸到妳的城市。我想像著妳的沉默,百思不得其解,索性只能歸咎於妳生活中突如而來的干擾與不便來搪塞,因為要這麼忙碌的妳好好安靜下來按一通簡訊所需的功率高過於初識那晚的徹夜長談,這也讓我想要追根究底的能耐與氣力降到冰點以下。很刻意的打開電視轉播,我發現妳手臂的老鷹刺青依舊在球場上場上飛馳著,我也知道妳沒有消失,只是遺忘。有一天妳或許會有機會看到這段文字的,我想。到時,若我不是無動於衷,那應該就是依然陷入了那晚的迷思。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5 Thu 2005 22:09
  • 戰爭

星期一清晨7:47分,離火車進站還有五分鐘,我總是習慣把妳提早送到車站。
不知是因為天氣寒冷或是晨霧太紛擾,出入口往來人潮的表情大都是糾結的,那是一種說不出的苦楚,在每個人都為活著自己出征的時刻,連想逃離的勇氣都沒有,只能被陸續出站的通勤者逼迫著送上前線,無力抗拒。我兩站在車站外的角落,終於免受炮火摧殘。妳安靜地啃著妳的火腿蛋土司,彷彿慢慢給自己一股說再見的氣力,我緊扣妳五指,不是怕妳走失,而是怕妳放手,因為我知道再過一會兒,我會很快速的送妳到剪票口,然後快速轉身離去的,我不是無情,只怕妳我多看一眼,淚水就會淹沒清晨的桃園車站....
「鈴....」,7:52分,防空警報響起,在這個沒有戰爭的年代,妳我在月台離別。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