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5 (3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31 Tue 2005 00:49
  • 無味

下過雨的台北街道略顯昏黃陰鬱,這也是我不熟悉的這個城市常見的模樣。
就在陪同教授去訪談某職訓局官員後的回程,我恰巧又把車開在重慶北路上(或說我只認識這條路),一向嚴肅的教授難得心情大好地跟我聊起八卦,我想應該是他明天要南下墾丁度假四天的原因吧,換成我,光想像躺在海天一色的「紅柴水鄉度假村」游泳池旁,我都會偷笑。
說真的,在這小小的空間理,這兩個老男人的思緒的確詭異。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30 Mon 2005 00:05
  • 脈動

這裡不是公園遊樂場,但是,三、五小朋友就在我身後跑來跑去;
這邊沒有爆米花,然而,淋上蜂糖的鬆餅香味卻在這空間流轉著;
這是藝術表演館,不過,台下低聲私語卻讓人覺得身處夏日蚊子電影院….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29 Sun 2005 00:14
  • 淡淡

曾經,我以為我很懂淡水的,因為妳。
對於久住鄉下的我而言,對淡水最顯明記憶是聽著夜市買來的盜版卡帶唱著「淡淡的水,淡淡的別離傷悲…」,當時唱「淡水最後一班列車」的人到底還想不想念淡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這這樣認識淡水的。後來,有機會站在人潮洶湧的老街望著對面的霧濛濛的八里,那畫面彷彿像是佇立河岸一端的我凝望著對面岸邊的老婦洗著藍衫般地安詳,只是,淡水畢竟多雨,就連那天分手的時候天氣也是如此-我在狂亂的雨中遺失了我的隱形眼鏡,或許就連妳站在我面前,也是視線模糊,更何況當時妳甚至不願出來見我。
「我們別在一起了,好嗎?」這是妳最後一句話。在淡水河邊的公共電話亭裡,我無力抗拒,只能紅著眼框。那時候我真的以為這就是淡水的全部面貌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這個無聲勝有聲的年代,MSN像SNG轉播一樣,及時地傳達了兩個世界裡的不同對話-不管你想不想接收。很多時候,那一連串用E-MAIL編碼的身分代號讓人少了要電話時的臉紅心跳,隨口問MSN變得像交換名片般禮貌,因而,在這個虛擬的世界中,至少不是全然的虛擬,畢竟我知道妳是會令人心痛的女孩。MSN對虛無的孤獨感也是很好的填充劑,朋友S以加入到他名單的人數破百為傲,我不知道那些名單中有多少人是天天陪他徹夜長談?或許在凌晨時分,睡不著的夜晚,讓他覺得除了校園的野狗叫聲外,還有這麼多人陪著他醒著。我不是這麼害怕孤獨,所以昨天我一口氣把把那些半把月都聊不到三句話的「朋友」名單給砍了。S不可置信的說:「你怎麼狠心把人家砍了?」他問的心驚,我也聽的無心。對S而言,那些東蹦西跳的對話視窗的確符合他飛快的打字速度,想說的話與曖昧一點都不遲疑。然而,對站在隔岸相望的妳我而言,那種無聲卻是一種煎熬,有多少個夜晚,彼此期待著誰會先開口問好或是誰又會先提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別了吧,夏夜晚風值得享受而不是等待,在妳的暱稱上輕按左鍵,我把妳從名單上刪除了,整個操作竟然也是無聲的-就像我悄悄地離開妳的世界...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彷彿是一堂在半夜上的課-有人輾轉難眠,有人呼呼大睡,唯有台上的老師像鬧鐘上的秒針一般,用一種滴滴答答規律的聲音,講述著我們不太願意去懂的內容。
我坐在教室最後一排,醒著。
只是何時清醒也變成一種驕傲與堅持了?而我也沒有專注課堂太久,因為思緒習慣性的又走回那條國小坑坑洞洞的水泥長廊外,在那一整排日據時代留下來的舊教室裡,午睡成了大部分小學生白天裡僅有的噩夢。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星期一晚上十點,台中開回桃園的路上。
中二高稀疏的車流一度讓我以為已經是半夜兩點了。我一個人在車內,轉開那夾帶些許雜音的ICRT,悄悄地流過夜色。從快車道往上看,清水休息站的欄杆依舊趴滿了看夜景的遊客,其實,那片光與夜的迴旋就在我左手邊不遠的山腳下而已,只要把頭伸長一些,我就可以看見因風搖曳而閃爍的萬家燈火。但我凝視前方,除了風切聲,一切無語。何時這片屬於我最愛城市的夜景,已經讓我不再眷戀?記得第一次由中二高開往南方的途中,經過大肚山與清水一帶的制高點時,那種無塵又華麗的夜色讓人猶如登頂後驚喜到呼吸困難。
今晚,我毫無感覺。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同學Y上課時總愛泡杯熱茶,滿室的菊花潽耳味道輕喚著我們隆冬裡應該有的清醒,彷彿深怕眾人皆醉,唯有他獨自醒著。或許因為他一天總要泡上三兩杯吧,以致於那透明的杯身早已佈滿茶垢。
「你應該洗洗它了!」我望著他的茶杯不解的說。
「不用洗,就當作是歲月的痕跡吧!」他安詳地笑道。就像他那段哀慟的感情般,傷逝外卻也無能為力,只能讓它停留在初識的淡水老街上。後來,他依舊沒去洗它,仍然沉靜地在課堂上品嚐那失去的味道。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老朋友M第一次到我的房間。
「這簡直是整個從台中複製過來的嘛!」他一進房就指著牆上瑪莉亞凱莉的巨幅海報說。
「多了一張濱崎步的啦!」我在說的同時,M也瞄了海報一眼。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晨一點五十分,手機突然想起,那感覺就像住東部的同學第一次到我屏東老家,半夜被公雞叫聲驚醒一樣。「我睡不著,你唱歌給我聽好不好?」躺平的妳懶散的說著。
「我不會唱歌,那…乾脆我放一首妳最愛聽的歌給妳聽好了!」我旋即我喇叭聲音轉大。
妳說我怎麼那麼晚了還不睡?夾雜著蔡健雅的「呼吸」,我無奈地說我得加緊準備博士班考試。突然我想像自己是一個電台主持人接受妳的Call In,在兩個陌生的城市彼此聊著一些再平常不過的心情,說著明天的計畫和行程…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你的站台很久沒有新作了喔?」妳像雜誌總編輯催稿似的跟我說。
「沒甚麼特別的情緒,所以就沒寫了!」這大概是慾望城市影集中,那位鍾情於名牌高跟鞋女主角作家才有資格說的話。
其實,我真的過的很平淡,除去了那條通往學校十分鐘的路程,大抵只有在冷鋒來去之時,約莫在溫度變化之間,我才真正微抖著去感受到那麼一點不一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友M終於要搬進新家了,我是說「終於」。雖然不似先人篳路藍縷的建立家園,但原本在農曆新年過後就要入厝的他,整個進度卻像遠方的戰事般無期限的蔓延,他也早早想結束這場戰役,然而,木工珊珊來遲,水電工不時怠工,M只好自己高舉那支五彩油漆刷上上下下,猶如獨自揮舞著反攻的旗幟,就這樣,戰線越拉越長,沒人支援的時刻,他累倒在自己一手設計的碉堡裡。無論如何,我已經是先設想好M的新家模樣了。就像我之前老是想像著妳台北的家-浴室化妝台有香奈兒化妝品、客廳擺滿妳最喜歡的海芋、臥房吊掛著妳最愛那幾件Levi’s 牛仔褲…。最後,擺著一大一小拖鞋的昏黃公寓只有男人和愛情腐敗的味道,當晚,妳的微笑讓我沒勇氣告訴妳這件事,只是駝鳥似的要妳把冷氣開強一點。
M是搞設計的,和妳比起來,事情應該不會這麼複雜,我想他會運用極簡風格營造出屬於南方特有的味道,就算是沒有也無所謂,至少我知道他會留一間客房與我這位異鄉客敘敘舊。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和T到山下吃晚餐,那條短短不過十幾公尺的街道,人車擁擠如黃昏的菜市場,油煙四起的快炒店把整條街猶如深鎖在濃霧之中。隔壁桌坐了四位炯炯有神的大男生,一位俏麗的小女生安靜地待在他們之中。若你對「機緣」這個字彙還沒啥體會的話,那下面的境遇應該很接近了!原來旁邊坐得那位女孩是T心儀好長一段時間的對象,雖說是同校的學妹,但學校處在偏遠的山上,能在山下的街道相遇也真是難為T了。T小聲的對我說那些男生是自己學校跆拳道隊的,當下,我腦中閃過一個畫面,會不會T再把目光飄向那女孩一眼,整個麵攤就會頓時變成武打片的現場─雖然我知道T不會雙截棍,哼哼哈嘻也不是他的風格。武俠高手最後並沒有過來踢飛我們的桌子,或者把T摔進痛苦的深淵,只是打翻了T這個夏日夜晚風的好心情。整頓晚飯從頭到尾,僅隔半公尺的兩桌人馬各自聊著彼此的八卦,彷彿一切都毫不相關,同時也有那麼一絲勢不兩立的味道。我吃著我的肉絲炒飯而無能為力,畢竟執迷的愛戀是T跌入谷底的淵藪,因為他摔到讓自己得了內傷,因此只能在情緒的谷底奄奄一息的喊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就站在妳面前,我卻無法告訴妳我愛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你的部落格相簿照片為什麼這麼少?」好友S問著。他是用相片寫日記的人,我的年少空白對應著他的萬人擁簇,彷彿我像是學期結束後課本還是一樣乾乾淨淨的打混學生。一直,我都不善於面對鏡頭,相機一旦對焦於我,鏡頭中央的十字就迅速把我牢釘在那個苦難的時空,不管當時旁邊的氣氛是歡愉還是平靜,我只渴望按下快門後的救贖。那些不上相的照片像極了我的一些不堪回憶,或許是我想起了妳也曾站在相機背後好長好長一段時間。那時,妳深邃的眼睛是鏡頭,總讓我的目光侷促而不自在;妳反覆不定的思緒是遠近焦距,老是使我嘴角無法微笑上揚;妳細緻的長髮是快門,倏忽地佔據我所有視線……。我得承認妳個是有本事讓我失態的攝影師,也因為這個原因,從此,我不再喜歡拍照。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晨一點三十分,P像一條魚般偷偷的從夜裡溜了出來。對每天十二點以前就必須上床睡覺的P而言,此時出現在MSN的舉動的確嚇壞了我們這一票夜貓子。我心想:她應該不會是夢遊而錯把電腦看成冰箱,把網路視為冰開水吧?
在這麼炎熱的夜晚,實在需要好眠一場,然而,一通朋友從美國打來的電話反像那被打翻的冰開水,淋了一身後,P才發現自己清醒到近乎失眠了。那只是一通很平常的問候,但對於已經能夠迅速換算對方時差的P而言,對方的無禮令她更顯煩躁,畢竟這不是浪跡旅人在異國傳來「你那邊幾點」的浪漫問候。P對我抱怨著這通電話引起的不快,同時夾雜著她對生活的一些不平省思。也許P遠在地球一端的朋友此時正住在由舒適與金錢堆砌出來的頹微城堡裡,出不來也上不去,只能任其爬滿藤蔓植物。
P,把那杯冰開水喝下去吧,關了電腦,上床躺平,妳會在親情與友情建構的閣樓裡,緩緩睡去的!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幾位同學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屏東,其實,我比較喜歡稱其為南方,或許這樣的字眼多了點靜謐感與距離上的遙想!事實上大夥到我家時也只不過約莫晚上九點半而已,但夜裡的鄉下街道上只剩下流浪的野狗不經意的追尋著遊子遠歸的味道,那稀稀落落的狗吠聲比起夏日午後的公雞鳴叫份量相當。我想應該是鄉愁在夜裡特別容易蠢蠢欲動吧,因此當同學說他明早要起來繞著小村莊跑步時,我一點也不訝異,畢竟有多少地方可以讓他自己兒時的記憶相重疊?甚至從中央山脈的另一邊完整地複製到這裡呢?當然,同學仍舊睡過頭了,不過在隔天清早他跟我說昨晚他是聽著雞鳴聲入睡的剎那,我看到的依舊是那種依存的關係:不管你在哪裡,總會有那麼一刻、那麼一面場景、那麼一種聲音……告訴自己其實你並沒有離家很遠!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y 15 Sun 2005 11:06
  • 離開

連日的大雨依舊不停,窗台濕了,依附在上面的灰塵更顯斑駁,那是夏日梅雨季的痕跡,我坐在四樓的囚車裡,發,呆。
「好想離開這裡…」我不僅一次這樣對朋友們說!
「哎呀,你若準備博班考試讀悶了,出去走走就好啦!」這麼不具建設性的意見彷彿暗示著我-只要開了車,離開這個城市幾小時,回來我就會恢復了。然而朋友不懂的是,我說的不是逃離,反而比較接近流浪,就因為流浪不是到處走走或是看看風景的意思,所以我更加認真思索離開的意義。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並沒有真正想好要怎樣去面對等一下看到的妳,雖然我比規定開放探病的時間早到了十分鐘,但站在加護病房外的我依舊不斷的揣測妳的模樣:是蒼白?是憔悴?還是妳甚麼都沒做卻只是望著那面無血色的天花板?當七點三十分加護病房的門打開時,我並沒有像其它家屬一樣焦慮的往裡面衝,對我而言,結果終究是在那裡等著我-無聲無息地。但當我並沒有在加護病房內看見妳時,我和那些家屬的表情是一樣徬徨的,畢竟病人只有兩種狀況會被送出來,後來護士說妳已轉到九樓普通病房。還好,妳還是一如往常跟我談笑風生,雖然頭髮凌亂了一點;還好,妳依舊輕鬆地看待自己的遭遇,雖然病房裡的藥水味讓我的思緒一度遲鈍了起來;還好……….妳沒安詳地離開我!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5 Sun 2005 00:53
  • 南方

一句「你是客家人嗎?」就把我跟山下那間影印店老闆間的距離徹底消弭,那種速度遠比在影印機上似乎從沒停止跑動過的紙更快!記得以前上文字學時,老師總是說「方言最初是沒有文字的」,我現在依舊這麼認為,但方言對我而言似乎還有象徵一只通往南方印象通行證的意義存在。後來知道那身材稍臃腫的老闆來自高雄美濃,當然我不會傻到去問他「粄條好不好吃?」「紙傘是不是很有名?」…等的笨問題,因為就如同檳榔的味道總是迷漫著我的兒時記憶一樣!在騎回上山的路上,我突然想到:不知道那老闆會不會在被整間油墨偶爾麻醉的時刻裡遙想起那屬於美濃鎮淡淡的菸草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11 Wed 2005 21:32
  • 海芋

常有人愛開我玩笑。
去年十月下旬的一個下午,我走進台中住家附近的一間花店。
「老闆,請問這有賣海芋嗎?」我像公園花圃中央的灑水器不斷四處張望著。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5點20分,離營業時間還有十分鐘的La Pasta義大利餐館早已經坐滿一半的人了,妳我安靜地坐在透明落地窗旁的座位,遠遠的看起來像極了第一次見面的兩個人(事實上妳我也算第一次見面吧)!點餐的同時,我恣意的環顧了四周,其實,我不太能理解為何這些人(包括我們)怎會那麼早就吃晚餐?而且也沒辦法接受為何每張桌子之間的距離僅容許纖瘦的妳側身而過?「可能台北有錢有閒的人多,而且因為地價昂貴的關係吧!」妳同時解決了我的兩個疑問,在妳回答的同時,隔壁桌拎著香奈兒手提包的中年婦女也望了我們這邊一眼-毫無敵意地。整晚,兩個極度充滿鄉愁的人在陌生的城市遙想著台中的一切美好,這其實是一個很奇異的畫面,就像妳在香熱奶油焗烤麵上猛塗蕃茄醬的可愛模樣。餐畢走出外面的同時,我們看見我們剛用過餐桌早已被收拾乾淨了,一對男女迅速的就定位點餐,妳我站在透明落地窗外望著這有如舞台劇換幕般的情景,相視而笑,也是在那個夜晚,妳我看見的愛情的模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