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知是否受到母親為廚師的影響,我總愛自己煮東西。
其實,嚴格來說,那不能稱為做菜,充其量只是讓自己有個逃離轉角那間自助餐固定菜色的機會。
通常,我不太看食譜去煮東西,雖然我的書架上還有不少本食譜相關書籍,但對我而言,小時候對那些吃剩菜餚一熱再熱的記憶彷彿是鹽巴、味蕾上遺留的傳統客家菜味道是陳年醬油、那些瓶瓶罐罐的醬瓜醃菜就像是好油…這些印象成就了我心中的食譜。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著妳娟秀的臉龐,我突然想起我那個永遠都不會實現的夢想。
我曾經很希望自己有個親妹妹。
我想不僅是我,連我的母親也希望有個女兒可以在那個鄉下晚飯後微涼夜晚,搬張板凳在三合院陪她講講話或者聊聊女人的話題。然而,兩個大男生卻陪她度過了大半年頭。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一人住在外面,最難過的不是思鄉,而是每餐前的十分鐘--我用十分鐘的時間去思考這餐我要吃甚麼?想想哪些自助餐店還沒去吃過?又聽誰說某家路上的xxx很好吃......然而,第九分五十五秒時,我家附近那間燒烤便當彷彿就像一種陌生的引力,硬是把我從迷亂的香味遙想裡拉回到我最熟悉的菜色裡.茄子、苦瓜、菠菜…不僅連菜色不變,連每道菜擺放的位置也像紅綠燈三色號誌般從來沒改變過,那一排吊在櫥窗上固定的七隻烤鴨還用很整齊的眼神睥睨我(我一度懷疑那七隻烤鴨是假的)。而當我又想起小時後有一天那新婚的嫂嫂為了我奶奶一道吃了三天的菜還再蒸而大吵一翻時,我把我的燒肉便當吃到一粒飯都不剩!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些朋友問我為甚麼我好久沒寫東西?甚至C以為我跑到地球的另一端了,我想大概因為C認為「我思故我在」吧,不然她應該不會這麼慌張的。
其實不僅C驚慌,我也是想不出一個好理由給常瀏覽這個網頁的好友並告訴他們我為何停筆了一陣子。也因為這樣,索性上星期去了一趟南方。
南方的夜晚,我嚐試坐在墾丁的星巴克前吹著濕鹹微涼的海風,即使一堆朋友圍坐在身邊聊著我不是很有興趣的話題,我還是微笑著;白天我也試著把自己丟進那冷冽的老濃溪裡,雖然我也使盡氣力隨著溪水的起伏與表妹們發出不屬於恐懼的尖叫聲,淋著雨泛舟完全程,還是冷。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你可曾有過逃離的感覺嗎?我有。
在當兵那段日子裡,我常希望有個地方可以藏匿起來,不管是散落零食與漫畫的掩體或是疊滿一堆破帳棚的熾悶庫房,在那角落裡至少可以得到一些額外的寧靜,或說我可以避開那些煩人的公差與無奈的命令,但通常我想的到的地方別人也想的到,不管是老兵或是排長,他們總是在最適當的時候以一種最不適當的姿態出現在我的眼前,我就像被驅逐領域的獅子一樣,只能低著頭緩離那片誰都無法永遠佔領的草地。
有時回去老家也讓我想逃,我是喜愛南方的,但有時一些心中的無力感硬是像我家前面種的桂花傳來的香味般整夜繚繞,我說的應該是一些生活習慣上的差異吧:明明我剛把客廳整理乾淨,但一轉眼上面又多了一些雜亂的物品;一些正式場合卻無法用體面的儀容出現…。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是一條不甚筆直而且風沙狂亂的大馬路,也是學校聯外的主要通道。一路走去,短短不到三公里間就聚集了四間加油站,在這空曠的小城鎮,它們像是四個挺著啤酒肚的大漢,各自佔據著自己的地盤。
通常,我都固定光顧那間位於超商旁的加油站,其實,這並沒有很特別的理由,可能是每次我進站時,都會有工讀生像機場塔台般正確指引我方向,不會像其他間加油站,總讓我很滑稽地表演如賽車場上左右暖胎的動作。
當然,這間加油站洗車機所展現出來的效率也是讓我維持忠誠度的原因。雖然要多付20元,但在那短暫的三分鐘洗車時間裡,我把音樂聲轉大、擦拭了儀表版、稍微整理一下車內,那場景就像小時後無數的颱風天的夜晚,外面的風雨交加和室內的寂靜無聲成了顯明的對比,只剩燭光搖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是座落在一大片檳榔園與蓮霧園之中的一間小廟宇,在這麼深的鄉間小路裡,那是你不可能會發現的角落。
這間廟宇其實不算小,只是因為旁邊還有一座近五層樓高的「慈善宮」,所以乍看之下便像是「慈善宮」附屬的夥房了。
我安靜地把車停在廟前的廣場-以一種幾近虔誠的姿態。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大學同班同學寫了一篇名為"天藍的思念"的文章給我,我知道她是唯一還在中興唸研究所的同學--就像遁隱深山多年的智者!顯然地,也沒有多少人來穿越迷霧來看看她,因此她突然想起那段瘋狂又荒唐的時光,我想她緬懷的是那段漸趨雲淡風清的友情!而我呢?唯難得有機會下去台中憑著中興大學的汽車通行證自由進出校園時,我才驚覺我想念的是竟然是這個城市!!

P.S.附上"天藍的思念"一文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五早上,休閒行為研究的課堂中,十位同學加上老師把桌椅圍成一個圓圈而坐,這讓我覺得我是來參加自我心靈成長課似的,或許課後大家還會向電影演的那般相互擁抱並痛哭失聲,以上這些畫面還好都是我的想像。課堂中,老師給我們二十秒去敘述上星期最難忘的休閒經驗,其中一位同學描述了上星期他無意間跟朋友到淡水河散步,突然看見一隻貓奮力跳往河裡,他朋友因覺得沒甚麼而吆喝著他離開,最後他則獨自停在河岸看貓整整三十分鐘,包括貓在河中的掙扎、張望、無助、最後游上岸。
「這是你的休閒經驗嗎?你的重點是…?」老師不解的問。
「我那時只是在想,貓為何跳下去?牠到底在想甚麼?我覺得那一刻我跟貓在進行無聲的對話,那感覺就像我常跟山或海對話一樣。」他習慣性的邊眨眼邊認真的描述,用一種略帶點結巴的語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Jun 16 Thu 2005 01:29
  • 散場

「你常看電影嗎?」在地球的另一端、在那個我算不準時差的國度裡,H在鍵盤上敲打著字句,而那句疑問猶如古剎晨鐘,撞醒煩擾俗世裡的我。
望著房間角落的一堆盜版VCD,我突然很認真地去回想我上回去電影院看電影是什麼時候….
五年前。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昨天聊完了蛋糕,今天來說說茄子。
直至今日,我仍舊可以清楚地回想起我第一次吃茄子的經驗。
那是小時後每隔一段時間就得去朝聖的地方,我指的是住高雄的阿姨家。雖然屏東距高雄也不過半小時多的車程而已,但高雄對那時的我而言是座繁華無比的京城,大統百貨公司頂樓的海盜船與高雄地下街的老舊電玩連串了我上天下地、一種不同於鄉野的優遊的夢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愛吃蛋糕,雖然裹著亮麗糖衣的小蛋糕就像是濃妝豔抹的花旦,但骨子裡就是實在!
對於從小在鄉村大家庭長大,而且每回開冰箱還要詢問長輩的我而言(那個年代的冰箱真的可以上鎖),蛋糕就像是陌生人,我連試探它是好人還是壞人的機會都沒有。那時,冰箱裡當然也沒有蛋糕,頂多是白土司或是奶奶傍晚菜市場買的那種三個二十元的麵包,在那個開個冰箱彷彿要寫繁複公文上呈的年代,我通常選擇了白飯加上黃砂糖當作充飢的零食!
大學在繁華的台中度過,在這個號稱全台治安最差的地方,很諷刺地,整個城市的美食卻像是台進口對開的大冰箱,多到令人還來不及對應著美食雜誌的地圖走完時,雜誌最後一頁介紹的那間店已經倒了。我不是這麼衷情於這些餐館的,我的三餐依舊在學校附近50元的燒鴨便當店度過居多。然而,認識我的女孩都知道我愛吃小蛋糕。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 Jun 12 Sun 2005 00:46
  • 結束

畢業論文口試終於結束了,結果沒有好或壞,就只是單純的結束!
一小時多的defend,整個氣氛都讓我感覺不對勁。
旁聽人群中有幾個很陌生的臉孔,我大概只有在剛上台時看了他們一眼,他們交頭接耳私語著,然而,這裡不在鄉間小鎮,我不是江湖術士,更沒有小臉盆和香皂可贈送,有的只是我微顫的發表音量!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對於南方你有什麼印象?已經忘記旁邊坐得是誰的那次畢業旅行?遇上颱風而被困在民宿的那個夏日週末?若你願意,請把你的南方印象告訴我或是回覆在版上,或許可以讓大家在各自的南方印象中,尋找重疊的記憶!
本次南方印象放映室(一)由P提供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我不確定那天晚上我是不是真的很感傷,又或許是大夥的歡樂氣氛不許感傷這東西放肆撒野。
星期天,台大附近的小巷裡。學弟妹替我們這群即將畢業的學長姊們辦了一場送舊餐會,整個研究所來了超過一半的人,我張望長條餐桌兩側熟面孔的訝異和我餐前找不到這間餐館的疑惑始終相去不遠。整頓飯,我沒有太多話。
一直,我都是不善於參與這種場合的。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為了找Martina Mcbride一首名為「Concrete angel」的歌,我像強力搜尋引擎一樣找遍了北部各大唱片行,但是沒有符合查詢條件;我也問遍跟余光音樂雜誌和金曲龍虎榜一起長大且愛好音樂的朋友,仍然一片沉默。朋友J說我會不會太執著了點?我搖搖頭,我相信那應該是一個頗令J困惑的表情,她應該在想著:就那麼一個中年鄉村女歌手在第46屆葛萊美獎中場的一個演出歌曲罷,豈值得我跋山涉水?當然,乍聽那首歌時的感動J是不會懂的,就像沒有人明白我為何國小時,每天下午六點以前,我鐵定匆匆點了13沉木香,分插到三合院內的所有香爐後就去看楊麗花歌仔戲了,雖然那些紅妝艷抹的花旦說著我不太熟悉的語言,耍著我叫不出名字的刀劍器具,但那令我似懂非懂的劇情的確讓我感動到以為劇中被殺的兵卒都是真的。
很多時候,我是私心的想延續甚至保存那種在某一時空撞見的感受,不管是一張娟秀臉孔、一段副刊文字….甚至是一段閒聊對話。所以當朋友M的朋友讀過「等待風起」那篇而感動不已時,我明瞭她已經把那天在天空飛舞的悸慟延續下來了,那些漫長等待的無奈、衝刺起飛前的懼怕都一躍而逝了,只剩下美麗。
對了,忘了說的是,幾週以後,我走進那條走廊掛滿鏽著國手名字體育服的男生宿舍,也就是在我同學S昏暗的房間裡,找到那首歌,S不到5分鐘就把我的一直以來尋求的感動無聲無息地刻劃在光碟上。離開他宿舍的時候,他跟我走到門口,順便笑看我的嗔痴和我並肩離去。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喜歡寫字漂亮的人,那種情感約莫源於國小三年級的某一個放學後傍晚。那天,三合院的曬穀場依舊散發著曝曬一天過後的獨特氣味,而我就坐在那張桌面印有注音符號和九九乘法表的功課桌寫著回家作業,鉛筆敲擊著硬邦邦卡通墊板不斷地發出「兜兜兜…」的聲音,桌子跟椅子相連一體,彷彿非把我圈在那小小的空間裡。記得剛餵完豬的祖母走過來說:「你的字怎麼寫得烏七嬤ㄍㄚˇ(客家話亂七八糟的意思)?跟你的鼻子一樣醜!」連不識字的奶奶都這麼說了,我想我的字跡應該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然而那時我只是摸摸鼻子繼續刻板書。後來,國中的時候,每週規定要寫一本英文習作的作業,班上女同學大都是拿A+的分數,男生少有英文字工整的,那時英文老師常說:「你們男生啊,就是不能寫整齊一點嗎?」我知道英文程度跟字體工整與否是沒絕對關係的,或許基於解救男性同胞的義氣使然,那天晚上,我拿了把尺抵在作業本上,用鉛筆輕輕地在每一行欲書寫的地方畫了一條線,那露在鉛筆線下方的g、j、p、q等字像極了五線譜上的豆芽菜,就這樣,那些如槁木死灰般的青菜讓我拿到了第一次A+,當然,被男同學當作英雄是短暫的,然而跟豆芽菜的戰爭卻剛開始,這戰事其實很和平地落幕,我的字依舊沒有很漂亮,但至少工整一些。後來讀到張曼娟名為「風月書」的親筆手稿散文作品時,我才知道何謂「人如字,字如人。」想想,把那句話當作座右銘大概是在那還很盛行寫傳統書信交筆友的年代,沒有照片只好藉由字跡來判斷,說真的,那一點都不虛擬,反倒像星星王子一般,把每個人的氣質與個性預測的恰如其分。
翻著風月書,突然醉心於手稿呈現的每一篇章節、每一個字句。讀著讀著,我相信世上真有字跡如此娟秀的人,讓人不急不徐的想像作者的一切,而我也慢慢明瞭,字跡和容貌之間似乎並不這麼的絕對了,她筆間流露的情感甚至我想起兩年前認識的一個女生。那女孩的字飄逸如草書般瀟灑,我總是笑她寫字用力到可把紙張寫穿了,或許就是這般的瀟灑吧,我跟她轟轟烈烈的一段感情就這麼刻在那不屬於我們的回憶錄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要我頓時相信「習慣的單位不是空間或是時間」這句話是由妳口中迸出來的,著實令我有點慌張失措,慌張的是七年級的妳把字句說得那麼老練,彷彿妳是個遠遊歸來的老叟;失措的是已經超過十年不見的妳,卻讓我在夏雨午後因看不清妳最初的模樣,而有點心驚了起來。或許我們彼此都沒有權利去問對方過的好不好了,但是當妳說妳是我的南方印象時,我知道妳隻身在北部過的還可以,只是偶而會想念家中那些名字都很好聽的姊妹、不經意的會對客家電視台節目多看幾眼或者想起那段騎腳踏出恣意逛著村莊的時刻…。我想是因為我們太多的南方印象都重疊了,以至於妳和我竟在兩個陌生的北方城市裡遙想南方的種種,似乎恨不得馬上飛奔到彼此眼前握個手寒喧一番。事實上,這一點也不諷刺,至少我們都明白由北到南只不過是空間上的遙遠而已,妳放心吧,只要在香煙裊裊的三山國王廟旁、寂寥小村診所前或是那已經快成廢墟的國小籃球場裡,我都可以看見妳嬌小的身軀跨騎著腳踏車的身影……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時後,我喜歡聽人講話。
若我說這個部落格的文章大都是在寫別人的故事,相信不少人會同意。其實,它就像是置於圖書館不可外借架上的一本對話錄,很多時候妳(你)帶不走,所以也只能駐足欣賞,更多時候,妳(你)只是路過張望,看看我是不是把妳(你)寫進字裡行間了。
而我始終相信人在某些程度上都帶著與生俱來的孤獨感,也許太多人比我孤寂許多,所以我總是扮演著聽眾的角色,雖然有很多時後我未必能全然聽清楚妳(你)的話語,但從妳(你)的表情我大概可以比塔台更清楚地知道妳(你)情緒的起降。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一直懷疑妳是愛情小說或是故事書看太多了,不然怎會跑出「有月亮在我的眼睛」這種童話般的暱稱?
「唉..你不懂內在涵義的啦,而且你一點都不愛幻想。」
我心裡突然有股小小的抗議伺機而動。其實我國小的時候就愛約同學坐10幾分鐘的公車到市區,然後走進一間老舊的書局裡買童話故事書,然後再徒步到屏東公園交換看,若我沒記錯的話,那時的我們已經按照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英國童話、德國童話、丹麥童話……等來環遊世界一圈了,妳說我不愛幻想嗎?不過,已離開作夢年齡的我比較傾向用「想像力」來建構自己想要得到的意像,「幻想」實在是太夢幻的字眼了,後來,我只好回想Discovery頻道介紹過的貓科節目,並想到一個很理智而能夠去解釋妳暱稱的描繪,「嗯…就像貓的眼睛,其瞳孔有時會成弦月狀…」我不確定的說。「嗯,答對百分之八十。」你頗有權威的像我宣佈著。後來,我們這個話題就沒下文了,依稀記得我努力用「幻想」去填補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但卻徒勞無功!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