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30 Fri 2005 11:16
  • 對話

我的朋友不多也不少,雖然球友就佔了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數,但這樣的數目大抵讓我對於那些自己曾待過的城市感覺比較像是故鄉而不是異鄉。朋友當中愛講電話的其實很少,愛講電話的話許也不會選擇打給我,可能因為我老是被他們抱怨我很快就掛電話的習慣─連bye bye他們都接收不到。
或許我真的不是這麼愛講電話,但我卻發現其實這事出有因。
打電話來的朋友大概可分成三種:第一種是「愛Ka型」。這類型的朋友以已婚女性和上班族為主,一首歌與一首歌中間都會有一至三秒的空白,這種朋友卻總會在我要講另一個話題的第一個字的時候在第一時間把我的話給搶過去,或許他們過度焦慮「冷場」這檔子事了,於是顯得過於言不及義,我渴望結束對話的時刻也只能任其轟炸─萬分無奈地;第二種是「精打細算型」。學生或是同學是這類的大宗。「我到你家樓下了」,這種比搶答速度還快的對話其實不用太在意對方講了什麼,所以我都把諸如「到了」這類的來電對話當作門鈴作響看待。當然,還有那種不回電話的,我的耐心其實非常有限,久了,我只好對那種朋友按下我心裡頭右鍵中的「刪除」選項。第三種是「哈拉型」。我偏愛接這種電話,在這個忙亂的時代,會有兩個人在某個時空停下來,同時「真心」傾聽、回應與分享生活中的一切,夫復何求!很諷刺的,「在這個忙亂的時代」這類電話卻也是最少。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潔癖」與「愛乾淨」之間的差異你有什麼看法?其實,我不是很能夠去辨別,但我比較喜歡把自己形容成「不喜歡髒亂」的人。
我永遠不會忘記多年前好友C第一次在我租的小套房裡,親眼目睹我蹲在地上,用透明大膠帶將地板上頭髮一一粘黏起來時的驚訝表情,對我而言,那只不過是每天的例行公事罷了,對C而言,要她清理那幾根區區毛髮猶如要她移動好幾根漂流木一樣艱難。
「你真是個愛乾淨的男生!」C坐在一旁看著我不解地說。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現在什麼都寫不出來,煩!」在那個我曾經很熟悉的城市中,妳坐在窗明几淨的咖啡館角落,用一種我無法捉摸的打字速度在鍵盤上敲著。
此刻,這是個無聲勝有聲的世界,至少我可以想像妳手邊或許還點上一跟煙,香菸裊裊或許可以暫時把苦無寫作思緒的妳帶回那個飄滿五彩繽紛經文幡的西藏湛藍天空;食指轉動滑鼠的滾軸時刻,祈願輪的聲響彷彿又讓妳想起布達拉宮的那份安詳。
猶如那位曾和妳乞討的藏民,我和妳也是全然的陌生。彼此交談不到幾句,我知道原來妳和我也有著相同的想望-出版一本自己的作品;同一時刻,我們也有同樣的感慨-要是自己繪畫插畫就好了。這不是伯樂與千里馬錯過的故事,而是一種內心很深層的渴望,深到我們都沒法辨識希翼與事實的差距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21 Wed 2005 00:34
  • 逃離

「習慣」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的。
現在住的地方其實離老家不遠,五分鐘路程而已。每天回家吃晚餐的途中總會經過南二高麟洛交流道的出口,不像大部分的交流道附近總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從這處交流道下來,左右兩旁只有一大片屬於台糖的荒廢空地,四周盡是及腰的雜草,要不是偶而還有一台摩托車從我旁邊噠噠而過,我會以為我騎著我的老摩托車誤上高速公路了。
除了上端高速公路的車飛倏而過外,這裡的步調其實都不快-阿公阿婆總是自在優遊地把腳踏車騎到馬路中間讓你不忍心對他們按喇叭;晚上十點過後,無聲的熄燈號似乎就在整個村莊繚繞了起來,催促著村民用最舒服的姿勢告別這一天;郵局再也沒有號碼牌機與制式的櫃檯傳呼聲,只有三五本存摺依序的排在窗口,閒話家常的同時等待著行員用客家話喊名字…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3 Tue 2005 22:45
  • 交集

從電話那頭聽見妳的聲音時,我頓時很慶幸自己沒因為七年之癢而換了手機電話號碼。
「想要確定一下這是不是你的電話!」妳選在下班前十五分鐘撥了電話給我。
這麼多年了,對於在MSN上都不曾主動敲敲我家大門的妳而言,這舉動對我而言算是很大膽了,猶如一個思鄉急切的遊子奪門而入。也許因為太過唐突,我除了掩飾自己的一絲不安外,對於妳那份特殊的初識音嗓,我竟然失憶。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那位留著汗的工程人員幫我把網際網路裝設好的那剎,我知道最近的這團混亂是該告一段落了。

很忙亂,對於一些事也很容易遺忘。

其實,要不是妳今天下午打電話來,我真的會忘記我還有網誌這個東西。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時間是星期六的午后一點三十分。繞出了花蓮市,我騎著50c.c.的小摩托車載著W在省道台九丙線上,這也是前往鯉魚潭的方向。轉進吉安鄉仁壽橋後,不知是天氣太過炎熱(連一條野狗都不見蹤影)還是我們選錯了交通工具(事實上也沒得選),如此好山好風景只有我兩獨享,要不是偶而還有一兩輛改裝吉普車呼嘯而過,我甚至會以為那些風景是熾熱艷陽下的海市蜃樓。

「ㄎㄚ ㄎㄚ」就在離鯉魚潭不到2公里的地方,突然,小摩托車發出了抗議的咳聲,沒多久,機車就像中暑一樣罷起工了。說真的,當時我並沒有太慌張,只是想到昨晚才從七星潭牽到花蓮教育大學附近(牽車走上那個距離應該足以讓你整件上衣濕掉,但是因為我們邊走邊淋雨,所以我也分不清是汗還是雨啦)換一條新的皮帶(那位老闆還很好心地教我們如何看原廠貨跟台製品,人好動作快,值得推薦,就差沒民眾票選而已),怎麼這麼快又斷了(原廠貨只能撐半天?那台製品不就只能轉一圈?)倒是W一旁不安了起來,但她著急的不是她的機車而是擔心她會曬黑。於是我只好苦命的牽著車找修車店。長路漫漫,下次有機會經過台九丙線你可以想像一下一位怕曬黑的牧童在後面趕牛的畫面。

沿路住戶不多,且大都為原住民,我向其中一間雜貨商店老闆詢問附近是否有機車店,他指著前方200公尺處要我過去問看看(他用很特殊的口音指著說:「那邊很像有一間!」咦?他不是當地人嗎?還是他人緣不好?)走近一看,沒錯,是有一間機車行,但「立在」店門那塊招牌簡直是用漂流木再用毛筆寫上「機車行」嘛!這是裝置藝術嗎?唉,不打緊,先問他看看再說。出來迎門也是一位原住民(很久沒見過這麼多原住民了,頗有異國風味的),他的店真的很有特色,第一:老闆打赤膊。但打赤膊就算了,他的肚子真的很大很大,當他的啤酒肚靠近我時,我本能的退後了兩步,莫非我以為啤酒桶要滾向我了?第二:店裡閒雜人等不少。他身後有一位個人正在把啤酒倒進寶特瓶中(挺奇怪的動作),我確定他還沒醉,因為還倒的挺穩的,沒有絲毫晃動;倒酒男旁邊的躺椅上有一位婦人,她躺在那好像孕婦生產般有點痛苦又帶點喃喃自語的樣子,但「大肚子」的是老闆,我想,那位婦人喝醉了。第三:店裡沒太多修車工具。我越來越相信門口的招牌是裝置藝術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還很清楚地記得如何第一次接觸到Jim Brickman這位素有「鋼琴詩人」之稱的音樂,那天閒來無事,到了Billboard的網頁看看New Age音樂的前十名專輯,沒錯,Jim Brickman擺第一位,對於古典音樂或是純音樂不通曉的我,這是個簡單又易懂的入口,就這樣,我找了一些他的曲子來聽,他自在悠遊於流行市場與音樂藝術的創作風格讓我在深夜時分還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一點都不催眠!這首歌是他與Collin Raye Susan Ashto 兩位合作的男女對唱情歌,是流行還是音樂藝術?留給妳自個評斷了。

P.S. 附上中文翻譯歌詞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