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0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為了能實現自己設定三年至三年半完成博士學位的目標,我盡量利用時間,希望能在一年級結束前就把所上規定的學術著作發表點數先「集滿」。雖然要在四年內畢業實在是很困難,況且還得陷入諸如「這麼快就畢業,你應該沒學到什麼」與「這麼快就畢業,你真厲害」的兩極化評語中。但或許因為自覺老大不小了,心想,先投入心思總是不會後悔的。
這也是為何今晚我會打電話給在當國小老師的C之原因,當然,是為了問卷。
由於我研究對象為國小老師,因此,我理所當然地先從班上那些國小老師同學小心翼翼的問起,這其實有點像在大街上發傳單或是作挨家挨戶推銷似的,即使少了風吹雨淋,我還是一頭燥熱與煩悶,加上他們又是我的長輩,實在是難以啟齒。而後,統計了一下,共有四位願意幫我的忙。這樣的份數當然是不夠用的,於是我像極了初入保險業的菜鳥般,先把周遭的人親朋好友如撥放幻燈片一個個檢視一番─檢視彼此的交情與對方的性情。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 Oct 24 Mon 2005 20:38
  • 單純

不知是秋涼還是因為今天晚上少上一門課的關係,傍晚步出學校時,大家臉上似乎很不習慣地在這個已漸適應的校園裡洩露出一絲絲的愉悅,猶如突然宣布颱風假一般,沒尖叫跳躍大概是我們比小學生好一點的地方了。然而,在下課前十分鐘,我們才被年輕的管理學老師用一種和顏悅色的姿態罵得狗血淋頭。
慣例地,我還是跟同學S一起走到停車場,S也是一位國小老師,雖然是五年級生,但是若依他的外表而把他歸在六年級後段班其實也不為過,更何況他已經結婚好多年了。
「我覺得我還挺喜歡跟你講話的!」雖然他手裡捧著一大疊厚厚的書,但他說來完全不費力氣,彷彿我們已經認識好些時候。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Oct 19 Wed 2005 21:53
  • 靠站

抵達南靖車站時,已經過了午后兩點鐘了。
日式建築的小車站內空蕩蕩的,灰色老牆和長條木椅建構出一種很特殊的昏黃氛圍,彷彿一不小心,腦袋就會因為空間的錯置而失神。
牆上沒有時鐘,售票員斜躺在辦公室內的大椅上,蓋在臉上的帽子遮去站外一半的刺眼陽光,睡著;小站外頭的老伯揮著一根小竹竿,靜靜地坐在龍眼樹下捍衛著他小小的停車格,若不是有一班普通車緩緩進站,我肯定會以為我在參觀鐵道博物館,同時也忘記了時間的推移。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直以來,我對剪髮其實沒有太大的挑剔,不管是頭髮兩側被村莊理髮店老伯拿電動剃刀剃成兩株宜蘭白蔥也好,或是頭髮中分再吹高而變成麥當勞M字頭也罷,那些彆腳模樣都陪我度過了二十多個年頭。
在台中唸書那段期間,透過朋友認識了一位算有名氣的髮型設計師,接下來的三年多時間裡,我幾乎都是忠誠度極高的顧客,雖然他每次總要重複問我讀哪間學校或是問我是哪裡的人,但是我知道他是因為太搶手而對客人有點健忘,但是他每回依舊都能夠利用俐落的身手,在彼此的對話內容之間,把我雕塑出和上次剪後一模一樣的髮型,彷彿像位裝配線上技巧熟練的作業員。
後來我知道,其實我就是貪圖那種熟悉的感覺,畢竟熟悉的刀法與對話讓我在這個彷如光路怪離的理髮店中找到短暫的棲身處,那其實也是一種很矛盾的感覺,我努力地渴望改變些什麼,但是在那當下,我又希望一切如故。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Oct 17 Mon 2005 23:55
  • 鄉音

搬回熟悉的南方已經快兩個月了,一直,有一件事小小地困擾著我。
或許這也不是什麼大事,頂多就是人與人之間單純的對話記事而已。
我常想,若是大家都是說著一口標準京片子或是其他統一語言,或許事情就會簡單一些,只是,我住的村莊前後左右都是客家村─不管是黃昏市場的小販、老榕樹下賣麵的歐巴桑、木造中藥店的老伯…節奏明快的語調不管晨昏都在他們之間流動,而我也在這些人群中遊走著,並隨時有機會讓我檢視自己客家話是否還是依舊保有濃濃的口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得知讀碩士班時的指導教授要南下到我的學校體育系演講,我提了一盒里港有名的餛飩豬腳,在演講前十五分鐘就抵達會議室門口如狗仔隊般守候。
遠遠地,我就看見教授同時也注意到圍在他身邊的那票人了,我想,這畫面應該就是「簇擁」的具體意象吧。趁進會議室前和他禮貌性地握了手,沒有太多感覺,記得碩士兩年期間,只有在畢業口試通過的那剎我才感受到從他掌心傳過來的力道。他還是習慣穿那套以橘色襯衫搭配的西裝,略帶斑白的髮梢和他的年紀不甚相符,他的聲音我依舊認得,他的笑容我也沒忘記,然而,就是陌生。
陸陸續續,會議室裡坐滿了體育研究所的學生,更準確一點地說,一群穿著運動服的學生擠滿了這小小的空間,我穿著Polo衫和牛仔褲,雖說不上唐突卻也融入不了背景。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Oct 11 Tue 2005 16:54
  • 拯救

「我希望洪荒的世界末日快來,地球毀滅,萬物重生,或許可以拯救我荒誕的前半生!」這是我用了多年的Email簽名檔。從哪裡節錄過來的早已不復記憶,當時撼動我的是那一針見血的字眼,彷彿心中默念一遍就能產生一種讓自己洗牌的氣力。
博士班同學收到我寄的mail後,有天下課時他悄悄地湊過來問:「你是信基督教的嗎?不然你的簽名檔怎麼好像是信基督耶穌的…」他問的認真,我聽的傻眼,同時我也思考著簽名檔與宗教之間的關聯。
「我是無神論者,偶爾會到廟裡拜拜而已。」回答的同時,我心想他的疑惑有可能是源於路邊電線桿常貼著「天國近了」之類的警語吧。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mail不可以超過電腦螢幕的篇幅,超過的話,就親自拜訪客戶。那些需要收件者用滑鼠一直往下拉的E-mail,除非是情書,沒有人會仔細看。」王文華在「史丹佛的銀色子彈」這本書中將當年唸史丹佛MBA實習時,老闆給他的一席話轉述出來。
我很訝異自己還有閒情逸致去看這本書,但更不可思議的是我竟然能從「學校圖書館」借到這本熱門新書。對於王文華我沒有太多的認識,他如何從文學圈子成功轉到商業管理領域倒是比較吸引我的目光,或許這樣的理由也較容易說服我去接受我的朋友或是同學常問我為何從管理學院轉到教育學院。
再回到他說的那段話。其實,我也得承認我沒有那種寫小說或是長篇大論的能力,知識的淺薄與觸角之渾沌讓這裡淪為只是單純地紀錄生活的角落,所以我能拼湊出來的文字總是短短的,然後再加上一個再簡略不過的標題,就像我家附近菜市場那間老麵店端上來的一碗陽春麵。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4 Tue 2005 00:40
  • 距離

每星期一晚上,約莫九點左右,我們一行人就會從地下一樓的電腦教室走上來,疲憊的身軀緩行如冬蟄一世紀的蟲蛹,懶懶地探頭出來呼氣。
或許是因為甫結束每週一天九小時課的關係,同學手邊那只裝滿書的沉重登機箱突然變的輕盈起來,對她而言,走往停車場途中的心情肯定和出國度假時刻不相上下。
十位同班同學中,只有我和另一位校長是屏東人,其他都是住高雄居多。因此,「你家這麼近,真好」成了大家離開時最常在我耳邊繚繞的一句話。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午後雷陣雨來的又急又快,毫無討價還價的餘地。
我和W百米速度衝到球場旁的福利社躲雨,稍歇之餘還不忘把玩著自己手上的籃球,同時看著那不盡全然陰鬱的天空納悶著,剛剛不是天色晴朗嗎?怎麼馬上又回到那種國中時,就在放學途中騎著腳踏車被雨追的年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