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1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原來我一直都只是用台灣的角度來看市場,視野拉高了,才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讀到嚴長壽這段話時,我正蹲坐在馬桶上,被右臂頂到略發麻的右大腿讓我意識到我的姿態應該有點像羅丹的「沉思者」雕像吧。
顯然,那段話是一位成功企業家的視界,我不是企業家,也沒有什麼大格局,若說我還有點用心經營什麼的東西的話,那應該是我的部落格吧。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不喜歡人家遲到,相對的,我也這要要求自己,一直都是如此。
若說等待是孤寂的,那麼五分鐘應該是我的上限了。我不知這是不是個過份的要求?有時我心中甚至常有個疑慮:是不是只有我討厭人家珊珊來遲而且還一派輕鬆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 Jan 26 Thu 2006 22:23
  • 天藍


天空應該是藍色的。夏末,我肯定再帶妳來一次,記下湛藍。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 Jan 26 Thu 2006 00:51
  • 天空


拍下這張照片時,我在冬末的墾丁民宿。
趁著大夥都還在沉睡,我獨自起個大早晃了晃建築物四周。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試著想一想,當妳隻身在西藏高原自助旅行的時候,若是在布達拉能遇到同鄉的話,妳也不得不發出「世界真小」的感嘆。他鄉遇到的未必是故知,但肯定是志同道合的人。
最近身邊多出了幾位到過西藏的朋友,而且都是小女子。突然間,西藏有點變得不再是遙不可及,彷彿只是飛到蘭嶼探望個妳不熟悉的族群而已。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蓮霧季節開採還一個月不到,透過親朋好友的捧場,我已經幫母親賣出超過三十箱了,或許這樣的數量跟那些林邊的蓮霧大戶人家比起來實在不算什麼,但自覺頗有陸游「農事初興未苦忙」的況味。

這幾天,住家往蓮霧園是我最常去的地方,而「你家蓮霧甜不甜啊」則是我最常被好友們問到的問題,雖然,這兩件事並無直接關係,但想到自己之前在中部與北部唸書的那段時間裡,踏上蓮霧園的次數加起來還不到十次,那麼,流一身汗,褲管沾滿泥土應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了。

上了奇摩拍賣晃了一下,發現上網賣蓮霧的人還不少,但價格總是偏高了點,雖然我也想幫母親多掙點錢,畢竟辛苦一年也只採收這一個多月,但我就是懶惰又沒耐心去用拍賣的東西,所以,往往都只是收到好友的訂單後,抄下收件人住址,就逕自往蓮霧園方向去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一群人抵達老家時已經過中午十二點了。
算起來,也不是第一次帶同學回家吃飯,不過,超過十個人以上的仗陣,加上把所長和那位很嚴肅的統計老師都給邀請來了,我實在沒有理由像昔日帶那些年紀比我小的朋友來時那般輕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那還是不久前的事。
在一堂課上,教授指著他精心製作的簡報說:「現在請大家看一下這張投影片右方的這張圖表。」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你屏東熟嗎?要不要跟我在網誌上認識的一些朋友去墾丁?」未曾謀面的同鄉A在MSN上問我。
「好啊。」我旋即打了一個連自己都太不清楚的答案。
雖然是昨天的事,而我卻有點不記得我怎麼可以答應得那麼快,然而,我卻清楚的知道,南方現在很溫暖,應該可以試著走出冬眠的慵懶。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這應該是個很詭異的下午。
由於教授的要求,班上每位同學必須在學期末最後一堂課繳上包含給自己與同學評分的「學習自評」,內容包括這堂課的表現與期末個案分析的付出程度,這其實很像在打考績或是做考核,不同的是,每個同學都是主管也是員工,過程與結果完全不公開,實際分數只有教授知道,所以,也不用奢望在茶水間能把彼此給對方的分數當作八卦聊,否則肯定逃不出罪惡感的襲擊。
有趣的是,教授特別交代等下課他要走之前再繳給他,免得大家看了分數,也傷了和氣。整整三小時,雖然大家依舊專注於課堂,但我不禁想像有多少人也像我一樣偶爾會失神而去想到同學給自己的分數?雖然那分數對教授打學期成績並無太大影響,然而,大家的好奇心似乎成了自我認同的雙翅,不斷地在課堂間盤旋著,彷彿恨不得想趁每個人專心凝視課堂的片刻化作一隻飛鷹,刁走每個同學裡包包裡頭不為人知的秘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常常想回去台中看看。
那是完全出自於把異鄉當作故鄉看待的一種想念。這座人稱治安很亂的大城市其實就像個老情人,久了,自然會想起它,或說,我從來都沒忘記過它,至少每個月有那麼一次吧,我都會想獨自開車上去,花個一天好去貪圖它的好天氣、美食、時尚、夜市…等,當然,還有那一票相處五年的好友,我也得承認,在這寂靜的鄉下夜晚,那些畫面頗令我心動的。
然而,同樣是另一個異鄉,為何我從不想再回到那曾停留兩年的桃園呢?我一點頭緒都沒有,若說要給它個牽強的理由,那就怪罪於那邊濕冷的天氣吧。我永遠不會忘記夏秋之交的那個夜晚,我獨自一人在浴室洗著整櫃發霉衣物的情景,當欲洗的衣物堆得比我還高時,我徹底放棄這城市了。自然,我喜不喜歡這個城市也不會有人在乎的,霧氣與冰雨依樣迎面而襲,斑點仍舊蠺食牆面,而我早已經離開它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沒出去跨年狂歡的夜晚,我選擇在家看DVD。
「不會吧,你竟然在家?」好友Y不可置信又半帶點揶揄的口氣在電話另一頭說。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