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條沒人會發覺的小路,而入口就在車潮熙攘的華山延山公路旁。
一行人乘兩輛車在深厚的濃霧中緩慢的向下滑行著,除了輪胎和那崎嶇產業道路的摩擦聲外,四周只剩下空靈的氛圍,或許因為霧大到看不清楚身在何處的原因,大夥只能用力地透過擋風玻璃往前望,這感覺讓我一度以為剛降落於倫敦 Heathrow機場,好友 J 就像空服員一樣,為不安又期待的我們一一解說這屬於她熟悉的環境。
這段路程,讓我回想起先前去雪霸國家公園住民宿的經驗,那個晚上,住在我們下榻民宿附近的幾位原住民熱切地要請我們去山下的鱒魚場看看,然而,或許社會新聞中的詐騙事件看多了,我總覺得在這麼深的山裡怎還會有人在養魚?最後,我們接受了魚的呼喚,而那位原住民開著一台轎車讓我們七個大人擠進來已夠荒謬了,還得沿著那條漆黑的產業道路開下去,整條路上,大概只有我的忐忑是隨著坑坑洞洞的路面波動,還好,這只是一條小路,不是不歸路,而山下真的有一間鱒魚場和SPA 館,加上原住民師傅請我們吃的鱒魚生魚片,那真是個怪異又驚喜的夜晚了。
約莫開了近五分鐘,終於到了 J 的家,然而,與其說到了J的家,不如說到了另外一個後山密園。雖然是夜晚,但四周奇幻變幻的景緻讓我不禁暗忖:能一大早醒來在自己家門前與櫻花、竹林和一堆山草仙藥打照面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而有這種福氣的不僅是 J 雙親而已,還有那四隻兔子和一條狗。
J 的父親儘管把住家稱作「軒」,他是標準文人,退休後買了塊地,加上自己的巧思就把當年讀中文系時猛背的古詩選中,那些騷人墨客作品所著墨的幻化境地,轉印到自己真實的理想中。在這裡你可以讀的到陶淵明的「歸園田居」的舒緩氣息或是孟浩然「過故人莊」的平淡色調。我們這群來自城市的年輕人,輕聲細語的和J的家人聊著,喝著熱茶也品嚐了伯母的好廚藝,沒人大聲嚷嚷,因為這實在不是個適合喧嘩的地點,而那些頂著微寒天色、坐在華山沿山公路旁的觀景咖啡館遊客,他們一定也不會知道那條如此不起眼的小路竟然可以通往溫暖。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