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06 Fri 2005 15:23
  • 昇華

國中的時候,我當過好一陣子的「酒井法子」迷,房間裡的那幾張海報像不同方位的神祇供我每天膜拜,我從來沒見過她本人,有時我會想:釘在海報上的那四只圖釘都比我與酒井親多了-至少三百六十五天總是依附著她,不曾離去。後來,在把南方老家當作旅館的時節裡,我偶爾會看看那些泛黃的海報,酒井的笑容依舊甜美,只是我已經變了-真的,我已經變了,我變得不再愛戀妳了。認識妳這麼久,我常跟人家說妳很美,其實我只能用美字來形容妳,說漂亮顯得庸俗,談可愛顯得過氣,於是,即使朋友沒見過妳,他們依舊能循著我描述的軌跡來想像妳的模樣。昨天,再見到妳時,我卻已經不復當初的那種美好了,我知道我不是喜新厭舊,跟那位自稱老到連飛蚊都打不到的朋友M聊及此事時,他說這叫做「昇華」。喔,昇華?這麼我倒是沒想過,那比較像是國中物理化學課從老師口中唸出來的字眼。我想若是要我去解釋,那應該是因為我們相見恨晚,所以只能昇華到比好朋友更好一點的境界;因為我們不會再有一起走下去的任何可能,因此只能昇華到同喝一杯飲料的地步;因為妳說妳只能喜歡我而不能愛我,也因為這樣,一切都靜悄悄地昇華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