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暗微風起,空山雨乍來。深林尋寺院,小徑漫寒灰。巧遇村人過,相陪笑語來。青苔難遇客,共進一杯酒。」不管妳信不信,這是我大二那年歷代詩選的期末作業,頭髮斑白的老師用微抖的的紅色字跡給了我七十三分,並且改了五六個他認為不合乎平仄押韻的字,對於一個不是真正為情發文的作品而言,我算是得之無愧了。畢竟要下筆寫的那兩三天,雖說老師並未限定主題與內容,但我真的把自己想像成是那種偶爾妳也會去幻想的那種古代隱居深山老叟,也許我當時天真的以為林間白頭老叟總有隱居的苦與樂吧。而小時後每天傍晚六點三十準時播出的楊麗花古裝歌仔戲中,那些俠客在山野林間相逢的鏡頭、或是當兵站哨時偷看金庸武俠小說時所想像出來的畫面皆一一被我拼湊成這個短暫又怪異的舞台,而且只有我一個人的獨白。我知道我那時一直想要表現出那種人老而想追求渴望寧靜卻又不甘寂寞的餘年,然而,我可能還不夠老,所以我大概沒掌握到那種僻冷又孤寂的氛圍。山中怎會有柳樹?而酒又打哪來的呢?這些字眼在很多年以後讀起來,徒剩痴笑,畢竟,一個從小到大都在田野間奔跑的小孩,又怎能渴望他能真正體會「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神遊畫面呢?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