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的大雨依舊不停,窗台濕了,依附在上面的灰塵更顯斑駁,那是夏日梅雨季的痕跡,我坐在四樓的囚車裡,發,呆。
「好想離開這裡…」我不僅一次這樣對朋友們說!
「哎呀,你若準備博班考試讀悶了,出去走走就好啦!」這麼不具建設性的意見彷彿暗示著我-只要開了車,離開這個城市幾小時,回來我就會恢復了。然而朋友不懂的是,我說的不是逃離,反而比較接近流浪,就因為流浪不是到處走走或是看看風景的意思,所以我更加認真思索離開的意義。
是啊,只要一離開,屬於這個城市的濃霧跟我沒關係了,我知道我會被南方的氣息指引著緩緩前去。只是,濕氣還留戀著我夏天的T-SHIRT,並留下冬日的雪白印記-屬於這城市難以磨滅的記憶。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