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同學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屏東,其實,我比較喜歡稱其為南方,或許這樣的字眼多了點靜謐感與距離上的遙想!事實上大夥到我家時也只不過約莫晚上九點半而已,但夜裡的鄉下街道上只剩下流浪的野狗不經意的追尋著遊子遠歸的味道,那稀稀落落的狗吠聲比起夏日午後的公雞鳴叫份量相當。我想應該是鄉愁在夜裡特別容易蠢蠢欲動吧,因此當同學說他明早要起來繞著小村莊跑步時,我一點也不訝異,畢竟有多少地方可以讓他自己兒時的記憶相重疊?甚至從中央山脈的另一邊完整地複製到這裡呢?當然,同學仍舊睡過頭了,不過在隔天清早他跟我說昨晚他是聽著雞鳴聲入睡的剎那,我看到的依舊是那種依存的關係:不管你在哪裡,總會有那麼一刻、那麼一面場景、那麼一種聲音……告訴自己其實你並沒有離家很遠!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oldmantony
  • 不管你在哪裡,總會有那麼一刻、那麼一面場景、那麼一種聲音……告訴自己其<br />
    實你並沒有離家很遠! <br />
    <br />
    很奇怪的畫面,在金門當兵第一次看到7-11時,竟然有股衝動想掉眼淚<br />
    畢竟我在金門旁的小島當兵時,7-11對我們而言,幾乎同等於百貨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