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M終於要搬進新家了,我是說「終於」。雖然不似先人篳路藍縷的建立家園,但原本在農曆新年過後就要入厝的他,整個進度卻像遠方的戰事般無期限的蔓延,他也早早想結束這場戰役,然而,木工珊珊來遲,水電工不時怠工,M只好自己高舉那支五彩油漆刷上上下下,猶如獨自揮舞著反攻的旗幟,就這樣,戰線越拉越長,沒人支援的時刻,他累倒在自己一手設計的碉堡裡。無論如何,我已經是先設想好M的新家模樣了。就像我之前老是想像著妳台北的家-浴室化妝台有香奈兒化妝品、客廳擺滿妳最喜歡的海芋、臥房吊掛著妳最愛那幾件Levi’s 牛仔褲…。最後,擺著一大一小拖鞋的昏黃公寓只有男人和愛情腐敗的味道,當晚,妳的微笑讓我沒勇氣告訴妳這件事,只是駝鳥似的要妳把冷氣開強一點。
M是搞設計的,和妳比起來,事情應該不會這麼複雜,我想他會運用極簡風格營造出屬於南方特有的味道,就算是沒有也無所謂,至少我知道他會留一間客房與我這位異鄉客敘敘舊。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