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站台很久沒有新作了喔?」妳像雜誌總編輯催稿似的跟我說。
「沒甚麼特別的情緒,所以就沒寫了!」這大概是慾望城市影集中,那位鍾情於名牌高跟鞋女主角作家才有資格說的話。
其實,我真的過的很平淡,除去了那條通往學校十分鐘的路程,大抵只有在冷鋒來去之時,約莫在溫度變化之間,我才真正微抖著去感受到那麼一點不一樣。
不知道有幾次了,在那圓形桌的研究室上課時,我總是可以瞥見有些同學不斷來回翻著日誌或是行事曆本子,或許是他們上課無聊極了,彷彿翻翻本子裡的通訊錄就可以沿著內附的捷運地圖神遊四方一樣;也許他們只是在憑弔著365天裡的某一個紀念日,在這不是國定假日才可以把當天畫紅色註記的年代,本子上一筆連成的星號串聯出自己獨享的歡慶記憶,這有可能是第一次牽了對方的手、幫死黨過生日、開個無聊的研討會…。
我也有一本外觀像湖面一樣的深藍色行事曆本子,嚴格說來,它不怎麼精美,我想應該是封面斗大的「**人壽敬贈」幾個字激起了難堪的漣漪,其實,湖面清澈澄靜,湖底沒有石子也沒有蝦魚,只有湖邊垂釣的老叟在拋竿收竿的等待中,看見了時間的流轉!
我完稿了,總編輯。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