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朋友M第一次到我的房間。
「這簡直是整個從台中複製過來的嘛!」他一進房就指著牆上瑪莉亞凱莉的巨幅海報說。
「多了一張濱崎步的啦!」我在說的同時,M也瞄了海報一眼。
事實上,除了房東的一只書桌、一張大床與衣櫃外,其餘的都是從台中舊住處搬上來的,每件東西的位置早就像被風水師指點過而重擺了一樣,不紊之中還悄悄挪出足讓三個人打地舖的寬敞空間。
其實,說「複製」也不全然,雖然我還是持續做複製的動作--吃同樣的餐廳、走同一條路、拷貝別人借我的原版CD、懷著進步不多的思維模式……等。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記憶是不需要複製的!台中對我而言,它有足夠逛上一世紀的華麗百貨公司和精品街、從來就不需要煩憂午後雷陣雨的好天氣、晚餐時站在十字路口就讓自己失去決策力的美食餐館等等,這些都是美好記憶的糧秣,千萬別要我想起那些曾有的難堪回憶,這些沾染薄薄灰塵的家當是我僅存的了!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