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妳娟秀的臉龐,我突然想起我那個永遠都不會實現的夢想。
我曾經很希望自己有個親妹妹。
我想不僅是我,連我的母親也希望有個女兒可以在那個鄉下晚飯後微涼夜晚,搬張板凳在三合院陪她講講話或者聊聊女人的話題。然而,兩個大男生卻陪她度過了大半年頭。
在那個乾姊姊、乾妹妹佔領男人私密幻想的年代裡,我只認了一個姊姊與一個妹妹,於這樣封閉的時空作出這樣的選擇,應該是我自私的欲求想一次探究姊姊與妹妹之間的差別。當然我和她們感情算是不錯了,即使都住在同一個村莊,我們還是用紙與筆傳遞著彼此間的對話,或者是在巷子口、公車上、菜市場...等待著不期而遇。當然,她們並沒有讓我明白姊姊與妹妹在家庭倫常中應該扮演的角色為何,畢竟我們不曾為了吃雞腿吵架,更不可能為了飯後誰要洗碗而起爭執,她們只是讓我在友情與愛情的天平裡失衡。
直到遇見了妳。
不知是妳的年紀小還是因為妳惹人憐惜的臉孔,每回見到妳,那曾有的夢想就不自覺地在眼前飛昇,不斷的提醒我真正的親妹妹應該就是這副模樣了。而我知道妳愛哭,更明白妳的任性中帶點天真。但若是有一天,妳天真的表情泛著淚光又耍著性子,我會投降於妳的,我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ily
  • 這個聽來不太盡職的妹妹...好像是我!!<br />
    只想說...雖然不曾搶過雞腿也沒爭過洗碗,<br />
    "哥哥"這號我也曾經同樣渴望的虛擬人物,<br />
    很高興是稱職的你陪我走過&#039;&#039;毛毛蟲年代&#039;&#039;<br />
    遺憾是他沒有變成我的蝴蝶,我也沒有成為他的英台!!
  • southern
  • 看來,妳終於買到"對號"快車的票了,別說我很稱職,妳也挺<br />
    盡責的,不過,聽妳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我那本張曼娟的<br />
    「我的男人是爬蟲類」不見很久了 >*<
  • aily5420
  • 放心...<br />
    它依舊躺在書架上最顯眼的位置,<br />
    提醒著我們未完成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