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31 Sun 2005 17:03
  • 九份

不知你對九份的印象為何?
如果說九份是位冰肌玉膚的女孩,那我希望她上點淡妝就好。
第五次來到九份,本來也沒有計畫要到這,只是經過北海岸彷彿就必須上來和這位朋友打聲招呼,但仔細想想,我實在沒資格稱她為朋友,畢竟我連她最初的真實容顏都不復記憶。大概也只有當地居民在很久很久以前看過她最原始的風貌吧。
看著滿山滿谷的人潮,我想起研一時曾讀過一篇戶外遊憩經營管理上有關承載量的論文,作者利用一種可以在電腦螢幕上增加或減少遊客人數的研究工具用以測量遊客對擁擠的知覺,並以其結果歸內出某一地區最適承載量。若我有神通廣大能力的話,我會選擇無人的模式,好讓我和侯孝賢一起看看屬於這座山城的初識模樣,我幻想著。
我相信,很久以前這裡只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山城,有時下一點雨,有時飄來一陣霧,那種三兩老嫗在起伏石階上交談的畫面,應該可以比擬杜牧「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的詩境。
今天沒有雨也沒有霧,炙熱的空氣中夾著芋圓的味道,我側身走過熙嚷人群的同時也想著:是不是有人也和我有著相同的感慨-它不是座城市,為何如此悲情。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roine119
  • 嗯,我去九份,也是想體驗一下這個城市到底有多悲情?<br />
    <br />
    九份在夜深人靜時,特別有一番淒楚味道,<br />
    我們特地選擇一家居高的民宿來俯瞰全景,<br />
    左側臨海、右側屋舍密密、高山遍佈林立!<br />
    涼沁的風、幾柱孤零的街燈、碎布般的浪花~<br />
    <br />
    我只能說,九份不屬於白子。<br />
  • southern
  • Heroine119 <br />
    有時我會反過來想,若沒有悲情城市那部電影<br />
    那麼 我們又會怎麼看待九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