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什麼都寫不出來,煩!」在那個我曾經很熟悉的城市中,妳坐在窗明几淨的咖啡館角落,用一種我無法捉摸的打字速度在鍵盤上敲著。
此刻,這是個無聲勝有聲的世界,至少我可以想像妳手邊或許還點上一跟煙,香菸裊裊或許可以暫時把苦無寫作思緒的妳帶回那個飄滿五彩繽紛經文幡的西藏湛藍天空;食指轉動滑鼠的滾軸時刻,祈願輪的聲響彷彿又讓妳想起布達拉宮的那份安詳。
猶如那位曾和妳乞討的藏民,我和妳也是全然的陌生。彼此交談不到幾句,我知道原來妳和我也有著相同的想望-出版一本自己的作品;同一時刻,我們也有同樣的感慨-要是自己繪畫插畫就好了。這不是伯樂與千里馬錯過的故事,而是一種內心很深層的渴望,深到我們都沒法辨識希翼與事實的差距了!
妳比我幸運很多,畢竟妳真的踏上西藏了,或許回來後於好友之間反覆描述西藏的一切並無法讓妳永久保純那份悸働,於是妳選擇和出版社談出書事宜;而我呢?依舊被困在大雨的南方午后,伺機掙脫!
下次沒有靈感時,聽聽朱哲琴的《央金瑪》或是《阿姐鼓》,也許,我是說也許,很快地我就會有一位旅遊作家身分的好友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geleggroll
  • 你要拿哪一張照片就自己隨意的拿吧。
  • oldmantony
  • 9月22日,那時我還在無法適應被劈腿的痛苦深淵中...<br />
    西藏?<br />
    目前我去過有關”西”的只有西螺大橋吧!<br />
    不然還有西濱公路
  • southern
  • 亂的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