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雷陣雨來的又急又快,毫無討價還價的餘地。
我和W百米速度衝到球場旁的福利社躲雨,稍歇之餘還不忘把玩著自己手上的籃球,同時看著那不盡全然陰鬱的天空納悶著,剛剛不是天色晴朗嗎?怎麼馬上又回到那種國中時,就在放學途中騎著腳踏車被雨追的年代?
雨很快就會停的,這是我兩初步的共識。
算一算,躲雨的人還不少,狹長的屋簷就像擠滿乘客的公車,不像高中時代老是坐六點二十的公車、總是遇見那幾個漂亮女生,在這台車上,除了W,我誰都不認識,畢竟這是座離我家很遠的陌生球場。
雖然已經離情喜雨悲的年紀很遠了,但我相信籃球與下雨之間應該存在著高度相關。
我仔細想了想,若把這樣的場景搬回兩三年前的台中,我肯定在我那小套房與小陽台之間不停地往返走動,引領期盼─期盼的倒不是那「噠噠」的馬蹄聲,而是「溚溚」的雨聲何時會停止。
不知什麼原因,那種對籃球的熱切隨著北上唸研究所後就悄然地隱沒在那個又濕又冷的城市了。那票曾經一起佔地為王的球友依舊在中興大學捍衛著那長十四公尺,寬七點五公尺的家園、那些曾經令我大動肝火的陌生對手也隨著驪歌的響起而隱身在陌生的城市中,而我,則在每個週六載著兩個同班球伴到有空調加上木質地板的北部某室內球場開拓疆土,外面的風風雨雨,其實離我很遙遠了。
終究,我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故鄉─一個沒有室內球場但是有午後雷雨的地方。
離家不遠處,那座曾經在半夜十二點還傳來陣陣尬球聲的球場,已經被橫越上方的南二高車流吞噬了。站在那幾近荒廢的球場中央,四周後來種植的茂密樹林阻擋了當初因空曠而生的狂風,同時也隔絕了當年我和M總是爬上圍牆觀望球場人氣的視野,無風的球場沒有鬥牛的原味,只有落葉繽紛。
雨下了一小時後,依舊沒有停止的跡象,W仍然在一旁訴說著工作的不如意,偶爾的一陣風將球場中那股雨和地板熱氣混雜的味道吹了過來,是的,這是熟悉的味道,陌生的地盤。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