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洪荒的世界末日快來,地球毀滅,萬物重生,或許可以拯救我荒誕的前半生!」這是我用了多年的Email簽名檔。從哪裡節錄過來的早已不復記憶,當時撼動我的是那一針見血的字眼,彷彿心中默念一遍就能產生一種讓自己洗牌的氣力。
博士班同學收到我寄的mail後,有天下課時他悄悄地湊過來問:「你是信基督教的嗎?不然你的簽名檔怎麼好像是信基督耶穌的…」他問的認真,我聽的傻眼,同時我也思考著簽名檔與宗教之間的關聯。
「我是無神論者,偶爾會到廟裡拜拜而已。」回答的同時,我心想他的疑惑有可能是源於路邊電線桿常貼著「天國近了」之類的警語吧。
他是少數能觀察這麼仔細的人。印象中,從沒人跟我提及有關簽名檔的事,雖說這信末的幾句話總是跟著我遊走四方,但它不是紋身,它只是一個自我意識強烈的圖騰、不帶有宗教色彩的符號。
因此說信仰就太沉重了,也許唯有似朝聖者身心意的全心付出才是真正的信仰吧,對於偶爾只是到家裡祠堂或是附近小廟拜拜的我而言,頂多只能說是虔誠而已─虔誠地寄望能金榜題名、期盼家人平安、希望身體健康、祈求再一次拯救自己的機會…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