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問我是否去過很多國家,她希望我寫出三個最愛的城市,我猜這應該是類似什麼部落格串聯的活動吧。
在這個忙碌又有點茫然的時節,旅行大概是生活中最後被計畫的事件了,既然無法在行事曆上擠出一個空格容納某個國度的繁華或是某個城市之靜謐,讓思緒在爬格子中活動一下應該不為過。
三個城市?剛好我只去過三個城市,時間與過程已經有點模糊了,然而,印象卻依舊如南半球雪梨達令港的景致一樣鮮明。翻了一下護照上的出入境戳記,三個國家為澳洲、加拿大、泰國,時間分別是2000、2001以及2002年。在學生自掏腰包旅行還是有點困難的年代裡,當時半工半讀還算不錯的待遇讓我得以完成一年出國一次的計畫。
八月的中正機場總是喧鬧的,也許是正值暑假出國旅遊的旺季,又或許是機場大廳外的熾熱,以致於讓接機的、剛下飛機的、各種臉孔的人都擠進了這空間,這般畫面不禁讓我懷疑我那只塞滿厚重外套與毛衣的行李箱。
「應該沒這麼冷吧」是上機前我對澳洲的想像,也許飛過赤道抵達南半球的時候,大概就會釐清我的疑慮了。
抵達雪梨機場時,除了幫團員中的一位國小老師用英文向海關解釋她行李內的那包話梅不是違禁品外,一切順利。踏出機場的那剎,冷風並未因為身楚異國而有特殊的氣味,倒像是打開冰箱冷凍庫時一股冰冷撲上臉頰的感覺,就是冷。
如同中譯名稱給人的清新脫俗感受,雪梨是個很美也很乾淨的城市,大概一個觀光名都該具備的條件她都有了,況且還有一個馳名的地標。
對第一次出國的我而言,對環境四週的敏銳度好像都會隨著旅程的延伸而被慢慢地被激發出來。當時不流行數位相機,我背著沉重的單眼相機紀錄那秤不出重量的旅遊印象,達令港、Koala、Kangaroo、雪梨塔、歌劇院、坎培拉…依序映入我的快門與眼簾中,讓我有了事後將沖洗照片排列的明確依據。一路上,那些跟團旅遊必經的點其實都交給相機處理了,唯一留在我腦海的是自由行的半天裡,我獨自坐在達令港旁的時刻。雖說我只是曬著暖冬的早晨陽光,同時看著自在的海鷗與悠閒的人們發呆,但猶如每個感受到巨大撞擊的心靈都會發出「我以後一定要…」的吶喊,我當時真的在港口邊很認真地考慮要到澳洲留學的夢想,即使有我聽不是很懂得怪怪腔調英文、吃不太習慣的食物…。當然,在那個時節,我壓根兒都沒本錢與空間去做留學大夢,於是,我只能選擇了繼續旅行─流浪在落磯山脈冰天雪地的溫泉飯店泳池中、潛入那隨波搖曳的普吉島海域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水瓶子
  • 看到了,下次我會納入三個城市的統計二,謝謝!
  • southern
  • 你可以考慮用一個類似「微笑台灣319鄉護照」之類的.畢竟<br />
    真正的護照到期就得丟了..<br />
    BTW,溫哥華換個時節去我想它應該會更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