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門的日子,我彷彿在深山隱居似的。
每星期一晚上上完課回來,總感覺自己像是到山下市集逛過一回。穿過人聲車流的同時,我則喧嚷中不斷地在與自己以前的、現在的、未來的想法討價還價。
曾經,我天真的以為那些和顏悅色的人總有一顆慈悲或是謙虛的心,所以,我總是選擇靠近這類的陌生人;那些帶點愁容不展笑顏的人一橫過來,我步伐退後的速度常和磁場強度立即呈現反比狀態。一直,這種不甚明智的二分法也沒有什麼對錯,只是錯過很多好人而已。
這樣的自私與偏見大概可以說明我學期一開始總和同學C與Y沒什話講,當善意在腦海中遲疑而無法前行時,沉默反自動搭起了友誼的橋樑─每週一彼此總得小心翼翼地側身而過一次。
但是,那是很久以前的想法了,所以我現在有理由跟它討價還價─當今天傍晚外頭下著大雨而讓我無法回家拿統計課本時,Y二話不說就把我帶到停車場,坐上他的老爺車揚長而去了,第一次,我感受到在酒國之外的義氣;C知道我因雨而沒法回去吃晚餐,管他便當店老闆是否已經包好店當要送過來了,他迅速撥了電話幫我追加一個,連讓我掏錢包出來付錢給他的機會都不給,十足義氣;當我在資料庫為了找一篇期刊而是掙扎時,M在我拋出求救訊號不久就丟了塊浮木把我救起,還是義氣…
或許你會認為,義氣和感動又有什麼分別?還不是在施捨之間取得了不同的比例?難不成是兩詞語間有陽剛與陰柔之分?
我喜歡說義氣,你或許可以輕易讓我感動,說義氣,太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