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機票花光所有積蓄,飛機飛個兩、三天,時空錯亂,便有那麼一點流浪的意思了,如果在塞納河畔、萊茵河畔住一年半載,就覺得自己脫胎換骨成藝術家,所以旅遊是一種病態,病在誇大與錯覺。」─周芬伶,作家。
我在駛往東部的火車上、搖晃的車廂中瞥見報紙副刊裡這段話,不管她的論點是否偏激,但仔細想想或許有幾分道理。然而,看完她對旅遊病的敘述,我倒是想到了「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這句古諺,或者說這段話只是用來安慰自己罷了,當自己沒有時間與能力可以到達那個在旅遊探險頻道、旅遊雜誌中不斷被提及的夢想國度時,在島上寬心地四處晃晃好像也不錯,甚至自己的身邊突然出現了很多好山好水都不自知。
這也讓我重新思考當初坐了十幾個小時出國旅遊的目的是什麼?為了那體會那一股冰天雪地的迷濛氣氛嗎?還是只是旅遊病菌的發作讓我無力認真思考目的地?雖然我還是很嚮往紐西蘭的自然景觀,但我卻慢慢喜歡上墾丁五星級飯店內的大彈簧床與豐盛的早午餐。墾丁離我家一小時多而已,夠近,自然也不用時空錯亂,也不會有時差的困擾,多的只是遙想─趴在飯店游泳池畔,眺望著深藍與墨綠海水相擁的小灣,或許我會看見那年暑假在普吉島海邊嘻鬧的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