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出去跨年狂歡的夜晚,我選擇在家看DVD。
「不會吧,你竟然在家?」好友Y不可置信又半帶點揶揄的口氣在電話另一頭說。
這一番話讓我驚覺到自己是不是年紀大了?然而,2005年最後一天的下午,在球場新認識的兩位「七年級」球友卻用頗老陳的語氣跟我說:「唉,跨年是年輕人的活動啦!」這不禁讓我有點疑惑了。但是,到底跨年跟年紀有無相關或許不是這麼重要,因為,2006年的到來從來就不能按暫停鍵,它也沒等過任何人。
接下來的三十分鐘,Y和我訴苦了一些婚姻上的瓶頸,雖然她還是有說有笑的,但是言談之間隱約流露出我不習慣的調調,就像超市門口的電子招呼器,總讓人感覺有點不自然,甚至有點想逃或者快速通過。
我知道我沒有逃脫的空間了,於是只能安靜聆聽,至少呈現一個檢驗合格垃圾桶該有的模樣。當然,很多家務事可能不是片面之詞就可以說清的,於是,Y的結論往往就變成「你們男人都這樣嗎?」,「若換作你,你不會…嗎?」之類的聲音。
雖然,我可以體會她無助的心情,也知道我是多麼地令她放心到可以講這些難過甚至憤怒的事,但是,不知道我是個失敗的婚姻諮詢師呢(我甚至還未婚呢)?還是人情緒到了頂點都會如此失控地把答案單純到變成二分法,單單是這個月,已經有三個不同的女生對我下「你們男生都是…」之類的相同結論,並還要我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到最後,除了安撫,我什麼都沒反駁。
或許那已無關是否要捍衛男性尊嚴了,能夠在她們還有氣力的時候及時讓他們自己拯救婚姻或許是比較重要的事吧。
想想,我也有類似的情緒經驗。
在我還沒按Play鍵時,我想像著眼前錄影帶店架上的「慾望師奶」(Desperate Housewives)這套影集應該也是和「慾望城市」(Sex and the city)一樣,有屬不清的都會街頭外景、光鮮亮麗的衣著、聳動的現代話題…等,但2006年的前一天晚上,我發現它其實是講一個社區四位已婚女性的故事,氣氛挺詭異,音樂很熟悉,劇情更具張力,雖然「慾望師奶」不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影集風格(譯名也與原意相去甚遠),但從故事的演進中,我體會到婚姻其實是已很多種面貌呈現的,不管是離婚、貌合神離、偷情、珍愛…等,然而,不能忘記的依舊是彼此的初衷。另一方面,我也慢慢愛上了了一種不同於「慾望城市」的風格。
對於婚姻,希望我沒過分單純化。若初識的悸慟已不在了,那麼是不是要給彼此一條退路呢?
「5、4、3、2、1,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裡,我知道還是會持續聽到我認識的那些Desperate housewives所傳送過來的感嘆。
圖片來源:http://abc.go.com/primetime/desperate/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ngeleggroll
  • 不會啦,總比我打從2005.12.31晚上八點,睡到2003.01.01的<br />
    凌晨兩點多才起床好。<br />
    <br />
    跨年黃金時段我竟然在補一整個2005年的眠。<br />
    <br />
    嘿,我回屏東了。新年快樂。
  • southern
  • to 樓上的<br />
    妳太猛了..那我該叫妳睡美人吧....<br />
    HNY 2006!!
  • liuyenyu
  • 每當對方跟我抱怨:唉唷,你們男人是不是都是這樣?
    我大多會回覆:喔,不是喔,我絕對不像你說的那種男人喔,
    我比你說的男人還要糟糕好多好多倍喔~

    一個幽默,通常,抱怨就會結束了,氣氛也因此打開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