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應該是個很詭異的下午。
由於教授的要求,班上每位同學必須在學期末最後一堂課繳上包含給自己與同學評分的「學習自評」,內容包括這堂課的表現與期末個案分析的付出程度,這其實很像在打考績或是做考核,不同的是,每個同學都是主管也是員工,過程與結果完全不公開,實際分數只有教授知道,所以,也不用奢望在茶水間能把彼此給對方的分數當作八卦聊,否則肯定逃不出罪惡感的襲擊。
有趣的是,教授特別交代等下課他要走之前再繳給他,免得大家看了分數,也傷了和氣。整整三小時,雖然大家依舊專注於課堂,但我不禁想像有多少人也像我一樣偶爾會失神而去想到同學給自己的分數?雖然那分數對教授打學期成績並無太大影響,然而,大家的好奇心似乎成了自我認同的雙翅,不斷地在課堂間盤旋著,彷彿恨不得想趁每個人專心凝視課堂的片刻化作一隻飛鷹,刁走每個同學裡包包裡頭不為人知的秘密。
回神到課堂間,我環視了其他八位同學,有語氣堅定的、眼神空洞的、態度自信的、神情無奈的…,那些寫實的面貌其實都成了我心中那把尺的刻度,寫下秘密。
最後一堂課就這麼變得有點不尋常。直到老師離開後,沒人再提起這個秘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liebeschwen
  • 以前也曾經打過這種分數。<br />
    可是我很討厭這樣!<br />
    <br />
    老師不會自己打分數嗎<br />
    又不是人際關係課!<br />
    <br />
    搞到最後分數不代表客觀的評量<br />
    反而是另一種鬥爭的開始。
  • southern
  • to liebeschwen<br />
    唉,你說的沒錯。那老師是留美的,好奇不知外國是否也<br />
    搞這種東西?<br />
    不過,同學繳出去後大概沒想太多鬥爭的事,因為大家都在<br />
    想著:「餓了...等下要吃什麼啊?」
  • 路
  • 好可怕的感覺..<br />
    怪~<br />
    希望我不認識這位教授..嘻..
  • southern
  • to 路<br />
    妳肯定不認識他的,但未來我們多少都有機會面對這<br />
    種感受,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