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 08 Sat 2006 10:40
  • 理由

「我沒辦法過去了!」當妳掛上電話的那剎,我坐在車內呆默了半响,儘管作家賴香吟曾說:「夢之於現實生活是不起作用的。」事實上,那種猶如靜靜棲息的失落更像一夜長夢,醒著的時候,腦海卻縈繞著昨夜遙不可及的夢境。
其實,時間的長短並不代表什麼(或許妳對等待也沒有太多深刻感受),它只代表了當下喜怒哀樂情緒的推移─或是繼續前進,或是滯悶不前。
我把車燈關掉,只剩下儀表板專注地發光著,那股橘色冷色調是它在夜裡的堅持,我自是無言,只能任憑它投射到我的瞳孔,視線模糊的時候,我就快忘記妳的容貌與嗔癡了。一直夢想大車的我,頓時感覺此刻坐在BMW車室內是多麼荒唐的一件事,寬敞空間營造出徹徹底底的空虛,同時也讓我有股意念想下車到旁邊的公園吹吹風。
公園內其實沒什麼人,只有一位年輕人騎著登山腳踏車,旁邊跟了一隻他的黑色愛狗,儘管他倆只是不斷地在公園的四周繞圈,彼此不斷追逐的時候應該就是一種依附的感覺了吧!
我終究還是沒下車,只是放下車窗聆聽那塊原本要送給妳的CD。第一首是Hoobastank唱的「The Reason」,那段前奏很吸引我(這是成為一首好歌的理由之一),而妳也可以試著相信我並沒有要通俗地去刻意營造一股悲傷的氛圍,也沒有理由。
不到三分鐘,妳簡短的結束了對話,同時也迅速終結了我的漫長期待。
我相信從頭到尾都沒有說一句抱歉的妳肯定有妳的理由,我也知道當我失去任何立場時,只能無言,甚至已想到幾個開始忘記妳的方法…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oldmantony
  • 很多事似乎不需要理由<br />
    理由較向一種誰需對誰交待<br />
    但原因就不同了<br />
    或許誰對誰告知了某個原因.便以為那是可以交待過去的<br />
    就像約打球時.我總第一位到<br />
    而朋友給我的也總是原因..而不是理由<br />
    久了.連原因也都不用了...因為.那便是習慣了
  • southern
  • oldmantony<br />
    所以我歸納出「阿邦遲到理論」:<br />
    理由→原因→習慣<br />
    (這麼說來,"習慣"容易養成,"原因"不易維持,"理由"不甚充足)
  • vicky
  • 想到昨晚看的電影"聖經密碼戰"<br />
    Only the truth release you free.<br />
    原因;理由; 藉口;謊言;沉默.....<br />
    但事實只有一個<br />
    只是人們往往迷惑了雙眼<br />
    不過事實真的有那麼重要嗎?<br />
    似乎不然!<br />
    事實 / 真相往往適合深埋於心底的<br />
    因為不是太醜陋 <br />
    就是太殘酷了<br />
    於是我們生活在充斥著包裝與謊言的世界<br />
    至於那些美麗著/美麗的 事實<br />
    就像花開有時,<br />
    就像他日春泥.<br />
    當我們再次走過時,<br />
    依稀彷彿會有一襲暗香<br />
    靜靜地, 靜靜地流入<br />
    涵養那乾涸貧瘠的心靈<br />
    <br />
  • oldmantony
  • vicky:<br />
    妳怎麼消息那麼久???<br />
    給我一個理由或原因...<br />
    不然在這裡沒人一起鬥嘴..真不習慣
  • southern
  • vicky & oldmantony<br />
    有時看兩個完全不同風格的人在對話也挺好笑的<br />
    就像星爺與王文華......
  • oldmantony
  • vicky是男生啊?不然怎用星爺來形容<br />
    好說也要用吳淡如啊...呵<br />
    講我像王文華,很高興耶,他是才子...<br />
    不過我也很喜歡陶子.我們沒有不合<br />
    ^^<br />
  • vicky
  • 為什麼消息?<br />
    因為習慣是最大的"業"<br />
    曾有個教授如是說<br />
    所以 我在避免造業<br />
    阿彌陀佛 ! : )<br />
    從上面對話看來<br />
    我想southern已經猜出我是誰了....<br />
    另外<br />
    別把偶跟吳淡如扯一起<br />
    (第一次有人把我跟吳,陶和在一起)<br />
    我沒那麼犀利, 也沒那麼精明<br />
    不過鬥嘴倒是一種消遣<br />
    <br />
  • southern
  • 我早就知道"妳"是誰啦...(誰不愛神秘感呢)<br />
    這讓我想起一個冷笑話<br />
    話說老師在黑板上寫版書<br />
    老師突然聽到身後有學生在說話<br />
    於是問:"誰在說話?"<br />
    "無名氏" 某學生如此回答<br />
    <br />
  • vicky
  • 你的笑話讓我想起 前年<br />
    帶國三班的課<br />
    有次 我寫板書時<br />
    聽到有學生偷吃零食的聲音<br />
    當我寫完 放下粉筆 轉身<br />
    看著那位拆封的同學說<br />
    剛剛有人偷吃零食哦 ?<br />
    不用講,我知道是誰 !<br />
    學生們面面相覷 !<br />
    然後,我補充道:<br />
    要吃可以, 不過至少我們要一起吃嘛 !<br />
    還有,記得--下次別在老師背後幹壞事 !<br />
    <br />
    回想這段往事,<br />
    就好像<<浮生六記 >>裡的<閑情記趣><br />
  • some
  • 是否想過~~<br />
    自己是幸福的<br />
    比起無法抒發思緒<br />
    即使是文字<br />
    你擁有令人羨慕的自由<br />
    遺忘與否...<br />
    時間會作選擇<br />
    為這二平行線的無奈.
  • vicky
  • 不知所措時<br />
    多數人會留在原地<br />
    而我往往選擇離開<br />
    所謂的自由<br />
    換個字眼 成了放棄<br />
    因為不夠堅持<br />
    所以 漂流<br />
    縱使無奈<br />
    仍得繼續前進<br />
    或許 在遠方 <br />
    有道交會的光等著 疲憊的旅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