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2 Mon 2006 22:57
  • 仰望


週六清晨的六點三十分,我一個人開車在南下的二高上,不知是後視鏡骯髒而模糊還是我睡眼惺忪,一片天色拂曉前,我像宿醉般昏沉地努力獨醒著,也好讓自己不至於永遠醒不來。
夏初南下的車輛比我想像中的多,我忖測那些應該都是出遊的車輛,更有可能是要飛奔墾丁海邊(在這個時間點上,那讓我更忌妒與羨慕了)。事實上,這樣美好的晴朗早晨確實是有很好的理由可以讓自己的心情隨著速度飛昇。但是,由於必須在九點三十分前趕到嘉義中正大學參加研討會,我像是坐夜車北上參加考試的那個夏天,僅有的一絲流浪心情都徹底蒸發了。
到達了會場,只見偌大的階梯教室內坐了滿坑滿谷的聽眾,連走道上臨時增加的板凳都沒空位,側身橫走往裡頭移動的同時,我還不經意偷偷瞄了一下臺上,以確定這裡不是放映著早場的「達文西密碼」。
常常,學術研討會的品質大都取決於主講人的內容與口才。若說人生要是有什麼很為難的事,大概就是很疲憊的我得站著聽很內容無趣的教授演講這個情況了。這樣的困境直到第二場我找到一張板凳坐下時而獲得解脫,事實上,解脫的不只是我的倦容,還有我的笑容。然而,真正讓我覺得愉快的卻是台上那位正在演說的某私立大學女副校長。
儘管我的位子離講台有如隔了一座山頭這麼遙遠,但是她認真的神情、表達的姿態、講演的內容、流露的自信讓我以為這位教授其實就和我坐在咖啡館裡meeting。
我想,一位可以同時和一兩百人談笑風生的老師,應該不會選擇在咖啡館裡對我擺張臭臉與高姿態吧(這也是我的惡夢),這是我當下的想望,也是我長久以來的期待。
當台下響起如雷的掌聲時,整個空間把聽眾熱情的回應放大了好多倍,我突然發覺我只是滿坑山谷裡頭的一根小草而已,長不成大樹,只好繼續仰望天空,聆聽空谷回音。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oldmantony
  • 有沒有索性就在中正大學裡來場三對三呢?<br />
    有了精神後好再開車回去啊....
  • 歪
  • 聽到一場好演講<br />
    會覺得在二高的路上度姑<br />
    是值得的....<br />
    就像是.....(俏俏話)
  • southern
  • oldmantony<br />
    中正很大你知道吧<br />
    等我找到球場大概也天黑了<br />
    不過我那天倒是很大膽的把我的小銀直接殺進去校園...<br />
    不然真的會走死...<br />
    <br />
  • southern
  • 歪<br />
    你的回應裡頭是不是有密碼?<br />
    不然我怎看不懂你表達啥意思<br />
    (拍謝...代溝就是這麼產生的...)
  • impoliteK
  • <br />
    真是謙虛得很阿,這顆小草^^<br />
    <br />
    <br />
  • southern
  • impoliteK<br />
    那我改叫南方小草好了...<br />
    (其實我還想到一首張雨生很久前的歌,他是這麼唱的:<br />
    我仰望群山的蒼老,它們不說一句話,陽光藐出我的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