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多久沒好好寫一封情書了?
盯著眼前這副注音符號被敲打到幾近褪色的鍵盤,不禁讓我對握筆的實體感覺慢慢生疏了起來。在情感無聲的輸入與輸出中,「速度」讓談情說愛變得容易,然而,情字該怎麼書寫卻又不是揮毫落紙如雲煙般自在,於是,慢慢地,國中曾讓我瘋狂收集的那一大疊各式不含香水味信紙,現在就這麼壓在老家的樓梯間,無味也無塵,用來保存的透明塑膠套依舊完整無痕,同時封裝著年少的記憶。
我常寫情書,只是下筆的時候卻大都是受人之託。
當兵的那段歲月,我用筆桿子省下不少必須拎著槍桿子去野外打靶的汗水,常常,我一人坐在連長偌大的辦公室天馬行空,那時候,自己就像個無聲的導演,只消把連長告訴我的上週約會情景化為文字完美演出就成了,然後貼上郵票寄給遠方的她。儘管場景是陌生的、對話是空想的,我卻用我最端正的字體刻下愛的印記,維繫著海誓山盟的假象。
不只連長,阿兵哥也總是寂寞的,所以那幾位不識字且四肢刺龍刺鳳的弟兄(兄弟?)很自然地「要求」我幫他們寫信給筆友,就這樣,苦悶的日子也因為有所期待而不再讓情緒終身監禁。那些弟兄的筆友很多(名字大多是「阿」字與「小」字開頭),信的內容其實變化不大,最後到底有沒有幫他們取得芳心我不知道,有如活字印刷版的我卻是贏得了一些尊重。
最近,我又寫起了情書,當然,還是受人之請。事實上,我從不認為自己文筆有多好,只能說我的文字讓委託人很放心吧。
「好希望每天收到一封這樣的情書啊!」委託人J看完了我幫她寫的信之後笑說。
「那妳就會被我追走了!」我鬧J。
當下,我的確不是很認真說的,或許是因為我想起了即使我曾連續寫過六十封信給妳,終究,妳還是離開了,剩下的記憶只有妳留下的工整靈秀字體─人如字,字如人。
我還是會好好寫一封情書的,某一天,某個女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uthern7795 的頭像
southern7795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