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橫埡口迎著能見度只有五公尺的濃霧緩緩下山時,我和O聊起了有關部落格的二三事,我們一致認為書寫愛情這東西是最容易得到共鳴的一種筆觸。在那樣的文字域裡,路過而讀到的人很快就會嗅到一股有關愛情苦楚和歡愉的味道,對了味,曾有的愛戀記憶就重疊了,然後無可避免地對那些彷彿已經脫離自己軀殼很久的愛恨嗔痴進行一場緬懷。
因為妳的原因,我不紀錄感情有關的文字已經好一段時間了(儘管沒有什麼人在意這一點),或說妳已經知道了通往南方的小徑,所以我呈現出來的印象都不再純真明晰了,於是停下筆,轉個彎。
「女兒是爸爸前輩子的情人。」剛生完一個漂亮女兒的W這麼跟我說。
電話另一頭的稚氣聲音讓有點我分不清是W還是她女兒在說話。突然,我想到的是愛情的模樣。
我想,說前輩子太遙遠又過於虛幻了,只有爸爸親吻著女兒臉頰時才是真實的。
我也一直用心追尋愛情的模樣或者是情人的樣子。當然,那絕不是刻鑿一個模子好得到完美情人的過程,而是我想慢慢拼湊出情人真實的模樣,假面容易摧毀我的等待與尋覓。
有人說:「束縛女人的是愛情,束縛男人的是道義」,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理。然而,若有那麼一天,當愛情和道義相互顛倒時,我實在無法想像愛情會變成什麼模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uthern7795 的頭像
southern7795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