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24 Sat 2007 12:03
  • 眼神


當飛機爬升超過一萬英呎高度後,「叮」的一聲,機長悄然解除「扣緊安全帶」的燈號。
就像站在高處警戒的狐獴解除了獵食者的偷襲,頓時,所有的乘客和機組人員即從定止的姿態轉為喧嘩的走動。
空廚的餘香慢慢在機艙內擴散了開來,不斷空轉的胃和無力的四肢在軀體動靜之間提醒了我那是上餐的制約訊號。
由於搭乘的是大韓航空,因此空服員大抵是以乘客手上的報紙字體來決定她所需使用的語言,很不幸地,她對望著窗外發呆的我講了一堆我分不清楚是日語還是韓語的字串…
「Beef」我答。
當然我要說的不是飛機餐這麼瑣碎的事,況且那些餐點也不會因為是由梳妝整齊的空姐遞上而變得更加美味。
那是一種眼神。
事實上,我從不渴望我的眼神會和那些猶如從大長今場景走出來的空姐成某一相對視角的交會。大多時候,她們的眼神幾乎都是以一種「目空一切」的角度看著前方,然而,說也奇怪,只要某位乘客有服務上的需求,只消在其經過時轉動雙眸,空服員旋即能如煞車一樣嘎然止住,然後下腰,微笑,遞上。
若說籃球場上的控球後衛總是有著比常人更寬廣視角,那麼空服員則是輕鬆地鎖住每個乘客的一舉一動了。
很久以前,我的視角總是侷限在妳的臉龐,於是我的眼神總是無端地透露出有關於妳的一切愛恨嗔痴,而妳往往是托著下巴盯著窗外或是輕翻女性雜誌,不動聲色地暗自收藏我對妳的依戀…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Natasha
  • 言語太過繁瑣<br />
    不如一個默契眼神來得溫暖<br />
    讓我想起泰戈爾漂鳥集的一首<br />
    "你微笑不語,而我卻覺得為此期待已久"<br />
    僅是一個細微的動作、笑容都能觸動心弦<br />
    在意的是兩人之間的感受<br />
    至於空服員或服務業...面面俱到是一定要的啦!<br />
    不然很容易被客訴的....我猜!
  • southern
  • Natasha<br />
    泰戈爾漂鳥集...<br />
    妳都看這麼有水準的書...我都看很通俗的..<br />
    就眼神這東西而言,我其實是很在意它的<br />
    要不要和對方多說一點..多聊一些全都取決於對方的眼神<br />
    不過我在這所說的空服員和一般服務人員是有點不太一樣的<br />
    希望你以後有機會比較一番..看看是不是我多慮了..哈<br />
  • Natasha
  • 這位大兄~不是我看的書有水準<br />
    這麼文學的書是拿來放在書架上充充場面用的(汗....)<br />
    空服員哦....只坐過國內線的班機<br />
    總覺得那樣的笑容太過職業化、不帶任何情感的..<br />
    國外線的有沒有好一些,那得等我有機會出國才能比較...<br />
    空服員,哎!曾是我很嚮往的"夢",終究只能想"想"罷了~
  • southern
  • Natasha<br />
    別只是想啦,妳還年輕搞不好可以試試<br />
    話說大韓航空的阿嬤級的空服員都是服務頭等艙的<br />
    沒唬妳...
  • happyuna
  • 我喜歡交換眼神時<br />
    在心底流竄的那股悸動
  • southern
  • happyuna<br />
    那種眼神應該是最真實的<br />
    換句話說..只要對方有一絲猶豫或是不安也能立刻察覺...
  • oldmantony
  • "愛恨嗔痴"這句話.時常在你的文章看到耶~<br />
    突然想到在帛琉的機上時<br />
    那位目中無人空姐的眼神.<br />
    也搞的你有些不爽...
  • southern
  • oldmantony<br />
    果然是忠實讀者.連這麼細微的都發現<br />
    不過我本來要寫"七情六慾"的<br />
    但是發現那詞比較適合你用<br />
    所以就不敢亂用它了<br />
    至於那個空姐...我怎沒啥印象勒 哈
  • Aet40201
  • 空服員喔...嗯...沒印象...從來沒撘過飛機(攤手)<br />
    我想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親身體驗才會有那樣的領悟吧?<br />
    (點頭中)
  • southern
  • Aet40201<br />
    下次你搭國際航班時<br />
    記得幫我留意一下看看是不是如我所形容<br />
    這樣可以增加我的樣本數...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