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2 Sun 2007 21:41
  • 上下


週日下午,我暫時離開那座佈滿單車路線的山林而回到了籃架林立的水泥地板球場,在我坐在滾燙的地板上熱身約15分鐘後,球友們三三兩兩地陸續抵達,據說遠邊那一大片烏雲讓他們站在家門口盯著天空遲疑了很久,進退維谷。
L是最晚到達的,他說他好不容易擺脫他小女兒的視線而偷溜出來,然而,只不過是經過三場球的時間,L的太太就悄悄地出現在球場一側示意著要他回家吃晚飯。
「我一禮拜才打這麼一次,她也要管我,就因為她自己不愛運動。」L拎了鑰匙以一種鬼鬼祟祟的姿態蹲在我們面前抱怨著,同時打量著站在球場外的太太是否注意到他只不過是作勢要離開而已。
「我不回家,她就會一直站在那裡,每次都這樣。」L終究無奈起身而去。
不知道為什麼,當下我的腦海突然閃過出自「孟子」的一段話:「良人出,則必饜酒肉而後反,問其與飲食者,盡富貴也。而未嘗有顯者來。吾將瞷良人之所之也…」
一明一暗,一來一往,這是愛情裡與日俱增的閒隙。
再說另一個故事,大抵是我的研究所好友P抱怨著先生總是盯著電視上的運動節目而沒有把心思放在分擔照顧女娃的責任上,依照P的情緒反應,她是這麼寫的:「運動節目有害家庭健康,什麼鳥運動節目,真想把家裡的運動頻道全切掉,哼!」
都是運動惹的禍!?我不確定。
我確定我不是想討論什麼男女平權或是沙文主義之類的議題,這不是南方印象的風格。我只是想到昨天的事而已。
清晨,我跟在妳後方望著第一次騎單車爬山的妳努力地嘗試征服那條長陡坡的模樣,只是對於極少運動的妳來說,額頭的汗水就是不聽使喚,大腿的乳酸也任性地堆積,約莫過了15分鐘,妳就蹲在一旁喊著說要休息一下,任憑路過的眾多車友對妳喊著「加油」,妳終舊只是感到一陣暈眩。
「不然,我們掉頭回去好了。」我說。
「不行,我一定要攻頂。」妳突然醒了過來並振奮地回答。那股氣力彷彿回到不久前妳說妳想要和我一起騎單車走過那些我曾過奮力踩踏過的路徑般,鏗鏘有力。
當時我只是當妳是玩笑話,而今,妳已跨上坐騎繼續往山上的方向騎去。
約莫過了50分鐘攻上頂稍作休息之後,妳和我即順著山徑滑行而下,微涼晨風讓妳因舒緩而笑的開心,我想妳應該以為這就是遊樂園的旋轉木馬了,或者妳真正想的是:原來要經過這麼一番極力掙扎才能這驕傲地享受這山谷間的風切聲啊!
不如下次帶我去逛百貨公司吧,不管妳要在這華麗的空間裡雲遊多久,我想我的腳力應該可以勝任。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叮叮
  • 也許還要再加一句隱藏版<br />
    荷包是否可以負荷呢
  • southern
  • 叮叮<br />
    是買車子配備的荷包夠不夠用還是化妝品?<br />
    我猜是前者吧,哈<br />
    東買西買,配備的錢都快可以買半打KOSE雪肌精了..Orz<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