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5 Wed 2007 21:17
  • 難測


很多時候,我希望很多事情單純一點就好,包括物品的銷售價格這件事上。
記得初到加拿大遊玩時,那位努力逼著我們調整時差的導遊在遊覽車開往洛磯山脈的途中提醒著團員說這個國家沒有所謂「殺價」這回事。那時候我心想:膽敢對店員開口說「可否算便宜一點」的消費者相對的會收到一對極具殺氣的白眼,那種不友善的目光是不能退貨的,只能黯然帶走。於是,整趟旅程中,那一片片白紙黑字寫明的標價牌猶如符咒般鎮住大夥內心的慾望魔獸。
後來,到了紐西蘭和澳洲,我對於運動商品的購買蠢動也是這樣被降服的。
相對於我買單車的那間店,那位身材矮胖的老闆所施展的小動作就讓我想反抗了。
從算錯錢、找錯錢到店裡販售的各項配件都比市價貴上一半,我開始懷疑起自己應該是個不用功的學生,相關資訊沒收集好就出門的話,那麼就只能交補習費給人家了。我不會批評那位老闆有多不老實之類的,畢竟在商言商,只是對照起第一次踏進他的車店時他對我所展現出的熱切,那種神態轉變之快猶如四川變臉般難免讓我錯亂。於是,我選擇離場。
貪婪打亂了人與人之間單純的信任。
於是,我換了另一間單車店,老闆的身材依舊不變,不同的卻不再是售價,而是販賣仿製的單車衣褲。
暴利混淆了單純的市場價格。
我突然想起百貨公司的週年慶,唯有那段時間,什麼出清折扣或是過季商品通通解放在花車裡,不用花太多心思,搶的到就是你的。
這樣似乎又單純多了。
或許你也可以到傳統市集去殺價好感受一下在地的生命力。
這樣也很單純。
後來,我試著在不二價跟建議售價之間的模糊地帶揣摩著商人的心態,我常想,若換成是我,我要不要攢那種錢?抑或是我寧可讓顧客相信他永遠看到的我都是初識的姿態?
對有些人來說或許很難。
價格可以單純,人心卻難測。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outhern
  • to all<br />
    回應的功能已經恢復,Thanks.<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