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1 Tue 2008 17:23
  • 容顏


一定會有幾張臉孔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2007年的最後一天,我到郵局寄份包裹。
「你寄到義大利的那份文件對方收到了嗎?」坐在透明玻璃後方的小姐瞄了我一眼之後問道。
「沒有,我改寄DHL快遞了。」
去年約莫這個時候寄出的文件到現在對方仍沒收到,待我上週前去查詢時,那位小姐要我填一堆表格。
「往返查詢郵件還需要一段時間喔」她臉無表情地補充說明。
當下不悅的我連表格都不想填,轉身就離去。
應該就是我那一張五官扭曲而憤怒的臉孔存留在她腦海的一週後吧,小姐改以一種現在幾近怯懦的低姿態詢問我。
若是以這種猙獰印象讓人連結起我的面貌,實在難堪,儘管在那個小小郵局裡我一點都不介意她怎麼想。
我想了想自己是怎麼記住陌生或是熟悉的臉龐的。
常常,我會用一些形容詞來橋接某個人的臉孔─任性、沉淪、嘆息、對峙、熱切、糾結,每一對詞組相應了不同的情緒;我也以特定動作來複習某個人的姿態─跳脫、掙扎、恣意、放縱、臣服、躊躇,每一個舉止定格了七情六慾。
就這樣,動態的風姿和靜態的氣質猶如經緯度讓我可以輕易勾勒出對方的線條,不再扭曲或迷失。
然而,萬一時間讓自己對某個人的熟悉從單純線條化為詭譎的弧度時,那種「妳變好多」和「妳和以前差不多」的糾結矛盾似乎就快要竄出了,直到我確定對方還是對某些事物仍有勇氣與堅持,然後在我面前以平穩的心跳和理性的思考緩緩呼吸時,我才得已證實對方的初識的容顏。
有人說,是上天的美意讓我們擁有不同的自己,而後豐富此生美好的回憶。
那麼,當初我以為的恆常單純似乎也隨著個體的豐盈與歲月的刻痕而讓模糊了越來越多的臉孔印象,於是,剩下的就只能收藏在心底,成為美麗的秘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sibo
  • 我還能說什麼呢
    典型的獅子= ˇ =
  • 那我應該說你寫的回應像是個可愛的三歲小朋友嗎?
    (你應該知道上面這句話你要取哪三個字)

    southern7795 於 2008/01/02 22:32 回覆

  • phlin0318
  • 如果說,"變"是世上恆常唯一的通則.
    那麼,能保留初識時的單純印象,實在不容易.
    甚至,有時候我自己都會忘了自己曾有過的臉孔,要在舊照片中發現,或是在朋友或自己的記憶中回味.
    的確,對於能記住我最初的容顏的朋友,我都心存感激與珍惜.
    所以,板主您的朋友真是好福氣,有您記得 這一些.
  • 你說的對:能保留初識時的單純印象,實在不容易.
    我也很希望那些我很重視的人能夠記得我一點什麼,但是越是長大,我越是覺得這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我以為選擇刻意遺忘或是深層刻印只是存於一念間罷了,端看對方的用心與否

    southern7795 於 2008/01/08 1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