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3 Thu 2008 00:33
  • 花海


氣溫約莫攝氏
10C,單騎陽明山往金山的途中,我在迴旋彎曲的上坡路段規律地吐息著一陣又一陣的白煙,很快地,空冷的霧氣就吞噬了那股體內的熱氣。找到自己的節奏之後,剩下的就只須猛低著頭踩踏,猶如奮力穿越漫長的風洞。
偶爾,我會抬起頭來看看四周,深綠色的「竹子湖路」路牌是最顯明的指標。
不知是不是上坡路段只能以時速8公里的速度慢慢往上爬的關係,總覺得竹子湖路這條路好長好長,彷彿可以騎到天荒地老了。
事實上,對於我這個南方人而言,「竹子湖路」是不是通往那滿佈海芋花田的竹子湖我不得而知,只知道那一片乳白色的花朵盛開了,男男女女將鼻子湊近鐘型花朵的中央,這樣的親近滿足了的視覺與嗅覺的想忘
冬日,看花的冷季節。
身邊有些朋友剛去了日本回來,除了廟宇和古剎,他們還捕捉了盛夏之外的風景,或櫻花,或楓樹,那是原始又冷冽的東方。
身邊還有朋友即將前往去日本。此刻的北海道除了紛飛的大雪,不知可有花海可留連?
去年冬季的中橫行,我無意間在深山裡發現了一片海芋花田,暖暖的冬陽下,花的姿態無與倫比。
若妳在北國發現了美麗,請幫我的廣角鏡頭拾點印象回來。

P.S. 這片花海攝於去年的福壽山行。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邦
  • 花海

    熟悉的照片,也讓我想起福壽山那間若大的木屋下
    站立著數十支的小白及一群攝影愛好者
    當然,還有那間沒什麼遊客住的旅館大廳內牆壁上的溫度計
    刻劃成9度的低溫
    我們很高興的玩了兩天一夜的回憶
    呼,又一年了,真快啊
  • 對啊,那群小白真的是霎時壯觀啊
    我記得那時我不敢站在那裡..只能旁邊蹲,哈
    我倒是記得在啞口停車場頂著寒風用小口爐煮泡麵的畫面,感覺山風這麼大的情況下,再給它煮個萬年水都不會熱..
    感覺人在困頓時特別會想起歡樂的時光呢!!

    southern7795 於 2008/01/08 11: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