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5 Thu 2008 15:43
  • 精采



「哇,你的傷口真是精采啊!」
站在我背後說話並協助我電療的是一位資深的復健師,不同於那些年輕稚嫩的實習生,他說話的語調總像是在菜市場遇到鄰居並寒喧幾句般的親切,我挺少遇到他,大多時候,這種不複雜的療程都是由實習生負責。
「遇到就遇到了。」我笑答。
其實,這樣簡單的對話在這種雙方都需要付出極大耐心的交涉中變得格外重要,至少除了冰冷的空調和機器,我們還能熱絡的對話幾句。
復健師拉上圍幕並設定好二十分鐘療程之後,即獨留我一人在那一張病床大的空間裡,大部分時間我會拿出英文單字卡複習,或者什麼事都不做,只是任憑那些吸附在我左肩的電療器和心跳比劃著誰的頻率比較規律。
後來,我突然想起,一個人的傷口怎麼會用精采形容呢?
我總覺得,精采的不會是那些疤痕(這是昨日或是未來的延續與見證),而是那些生命的過程(那些過往早已不可逆),就像我們從不習慣告訴別人自己曾被某人傷的多痛(或者曾傷人多深),那是內心最隱晦和黑暗之處,茶餘飯後能聊的只是曾經的痴狂─關於那些精采的歷史和故事。
時間到了,音樂隨之響起好提醒復健師來解除我身上的管線。
這回他沒再多說什麼,再多千奇百怪的傷口或許他早已見怪不怪了。小小的電療室依舊明亮無比,那些輕微的電流在我身體裡繞了一回之後不知去向,如同我的故事精不精采對於別人來說似乎再也無關緊要,只剩下慢慢把衣服扣上的我從自己的故事中回神,然後帶走精彩的傷口…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腳踏車神遊世界
  • ㄚ祥:你好
    精采的傷口,好了吧?看到遊樂篇,我心裡篤定的說,恭喜你囉! 傷口會發麻嗎?以前我受傷的時候,醫生給予兩個選擇,一;手術,二個月痊癒,後遺症.傷口發麻(會切斷神經)二;自行癒合,時間長,須要六個月復健,我選擇後者,精采過一生,而沒有選擇精采的傷口o 我最近都騎長途,有好玩的地方,通知一下好嗎?
    http://tw.myblog.yahoo.com/french-634
  • 乍看之下我還真不知道您是哪位,等我連過去看,才知道是我心目中敬佩的單車勇腳樹松叔您啊(我馬上立正站好,五指併攏緊貼褲縫→要是車褲有縫可貼的話,哈)
    其實傷口也不是多精彩,而是左肩撞的稀八爛而四處開花吧,無論如何,先謝謝您的鼓勵。

    當初我也很猶豫要不要開,畢竟開刀總會帶來後遺症,但是高雄榮總骨科主任卻建議我開,他說不開往後會有習慣性脫臼問題,當時真的很掙扎(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那把刀),不過我想既然單車裝備不能一次到位,那至少治療上可以一次弄好吧,所以...就被拖出去斬了...
    剛看您的部落格真讓我感到汗顏,因為您單趟的公里數都是100/200在起跳的,真是佩服,我會繼續努力變鐵腳的(屁股不開花的話啦),不知您下次何時要上北大武登山口,我跟大雄很久沒喝您泡的茶了啊!!

    我其實也沒知道什麼好景點,都是亂繞而繞到的,當然若您不嫌棄,資淺的小弟可以跟您分享一下,欲知詳情,請繼續收看南方印象續集....(啊,不是啦,我是說,下次再到北大武跟您聊啦)

    southern7795 於 2008/05/16 07: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