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18 Wed 2008 15:31
  • 嚷嚷



好幾次,我們都嚷嚷著再也不要做那種傻事了。
事實上,我們都還不夠癡傻,以致於每每臣服那未明的天色,同時用很強壯的意念說服著自己:天亮了,雨也就會停了。
我們也仍不甚聰靈,因而,總是堅毅地頂著靈魂之外的重量,在每個山谷走走又停停,起起又浮浮。
每回,在飛雨中的爬升與濃霧裡的陡降之間,我們都緊咬著牙根以為這是最後一次騎乘這些山啊、谷啊的了,後來的某一天,我們又任性地決定天一亮就出發後,才知道這種牢騷並不是一種千年詛咒,而是一股大夥茶餘飯後的雲淡風清。
我們往往都是在山下的某個角落這樣說著說著、聊著聊著的同時,單騎彷彿已過萬重山。
就像妳總是說妳再也不要在愛上那種男人了,因為他飄忽的眼神總讓妳流淚、他自由的呼吸常使妳窒息…後來,妳又回到他身邊,在廚房,妳任憑他不甚熟稔的廚藝迷走妳的色、香、味,於林間,妳恣意地讓他的單眼鏡頭攝取妳的身、心、意…
於是,我明白這樣的過程其實是一種生命裡的小小輪迴,無關生死和因果,只不過是在每一個陽光大放或是霪雨霏霏的清晨做抉擇,然後動身、歇息、再動身、歇息…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阿邦
  • 太深奧了啦
    什麼色香味的
    什麼身心意的
    怎麼你也開始寫一些"禪意與哲學"的文章呢?
  • 哪有什麼深奧啊?那是一種...比喻..你沒看到煮菜跟攝影都是我的最愛嗎?枉費你認識我這麼久了...Orz.
    事實上,當我看完潛水鐘與蝴蝶這片後,我有了很多不同的想法...有機會再說給你聽啦!!

    southern7795 於 2008/06/18 21:54 回覆

  • 老大叔
  • 正當我們嚷嚷下次再也不要幹這種傻事時!
    山谷也在嚷嚷下次何時可以再見面?
    白雲也在嚷嚷這麼好的天氣適合騎車唷!
    微風也在嚷嚷讓我陪您走一段路吧!
    這麼多的嚷嚷讓我們忘了辛勞, 甘心再走一趟!
  • 老大叔的文筆也不錯啊.能夠寫出這麼多擬人句子的人沒有經過幾次的單騎應該無法體會出來的。
    此外,讀您的回覆,更讓我確定一件事:愛騎車的人都愛嚷東嚷西的...嚷完又繼續上路...哈哈

    southern7795 於 2008/06/18 22:03 回覆

  • sior
  • 爬山時,囔囔著這不是人做的事,認為自己一定是腦袋不清楚,才會選擇這樣的"放鬆、休閒"方式。
    但,或許,我們真的並不是那麼甘願當人吧!或許,這個社會上真的有很多"傻子"吧!哈.....
  • 一位車友也跟我說過和您相同的爬山感受,這讓我想到運動心理學的反轉理論(這是題外話了).事實上,這一類需要長時間消耗體力的運動其真正休閒、放鬆的時候似乎都在登頂的那霎啊。
    這麼說來,我也是傻子一個呢!!

    southern7795 於 2008/06/18 22:15 回覆

  • 阿邦
  • 什麼時候煮菜又是你的最愛了
    我只記得前年去拍楓葉時
    我們在溪邊深谷裡煮泡麵
    遇有去南橫的啞口山莊冷到要死
    還在外面依然在煮泡麵....= =
  • 可見你太久沒來南方都忘記那些有關我的印象了..XD. 你都不知道大學跟研究所時,我在那小小的出租套房內外煮了多少佳人..啊..不是啦..是佳餚啦..
    楓葉那餐..我記得溪邊火很小..風很大
    南橫那餐..煮到後面我只想罵髒話..(有押韻喔)

    southern7795 於 2008/06/19 18:41 回覆

  • sior
  • 謝謝老師,受教了!!
    懂了,難怪登頂時都要拍照,留下痴傻的樣子,證明自己多呆...哈~~
  • 哈..您客氣了.
    不過我倒是很愛提Flow這東西(因為他最貼切描繪出休閒運動的過程),當登山步伐越來越順暢時或是騎單車痛過剛開始的撞牆期之後,那種身體的流暢感覺有時也不輸登頂的那霎。
    我登頂也是會拍照.不過都是拍單車比較多..Orz

    southern7795 於 2008/06/19 18: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