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c 09 Tue 2008 15:21
  • 未知

9.jpg 

清晨七點三十分,我獨自站在高雄榮總二樓的手術房前徘徊。
管制中的鐵灰金屬大門在斷續開闔之間不知迎送過多少回生老病死,一側的家屬等候室堆滿著焦急和期盼的眼神,我正對著大門張望,心想:啊,原來八個月前的某一天,我就是穿著輕薄手術衣被推進這個冰冷空間的。
當時,我不安地趟著,或許是因為醫護人員倒推著我穿過各樓層,眼前整個世界頓時都變得異常陌生,只記得麻醉人員像施展魔咒般笑著對我說:等一下你深呼吸後會越來越想睡喔

由於手術房外的電腦螢幕上並未顯示我的名字,穿著厚重外套的我只得溜進手術房的護理站確定自己是否記錯日期了。
護理人員確認後指引我上
61病房等待。知道自己今天並不會在手術室開刀,心中頓時舒緩了一些。
鐵灰金屬大門又開了一次。

「醫生,你劃刀時我感覺有點痛是正常的嗎?」我別過頭問。
「嗯。」他依舊在我左肩膀上安靜的切割著。

然後,接下來近三十分鐘的手術過程就在大庭廣眾下血淋淋的展示著
(真的就是在醫護人員值班的櫃檯裡進行),或許是局部麻醉下我的意識太清楚,以至於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額頭和背部不斷地滲著汗水,當然,也想了幾回的妳好分散注意力。
開車回家的途中,麻醉劑開始撤退,一股刺痛感慢慢攻陷我的左肩,比起那些重大病患,我的小小傷痛的確無需大書特書,然而面對每個未知,我們都渴望重生。
希望屆時我還有勇氣。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阿邦
  • 你所形容關於在手術台上的經驗,真的跟我幾年前在交大籃球場上與一位不會打籃球的大個子過招時.他一記大拐子過來後.我鼻子的鮮血直流....
    然後就預約了隔天也是獨自去醫院動手術的情況.為了不讓家人及朋友擔心及打擾.我還跟家人說我跟朋友去.跟朋友說我有家人陪我去...
    自己一個人在手術台上等待的經驗不太好受.尤其那開刀房的護士小姐可能像吃飯一樣的習慣有人躺在手術台上.她們完全聊開了...根本不太理我..Orz

    ps:下一篇你的日誌可以寫"終於"...關於你這位準博士的心情記錄了..^^

    恭喜了!!
  • 看來你也是硬漢一個,我是軟腳蝦啦,因為人緣差沒人陪我去啊。
    一個人面對未知總是帶點不安,尤其手術這件事上。
    不過你應該比我堅強啦,因為你註定要當成功的企業家啊,
    我跟學生混就好了....

    哇勒,你連下一篇的題目都幫我想好了
    那我就.....來個造句吧...
    我的公路車"終於"到手了...Orz
    總之,感謝過去半年這段時間你肯讓我打擾,又還幫我到廟裡許願,感激不盡

    southern7795 於 2008/12/12 15:43 回覆

  • aribeth
  • 肩膀開刀 @@?
    什麼時候的事呀?
    好好保重自己呢

    看完你的描述,有種很複雜的感覺
    自己一個人去開刀
    而且沒有全身麻醉
    我很膽小,也許還不敢像你那樣 @@
  • 謝謝妳的關心...那是這週二的事
    一個人開刀去開刀也是不得已的事.
    畢竟大家都要上班沒辦法一起去
    或者說...遇到了就要去解決啊...

    southern7795 於 2008/12/13 12:28 回覆

  • 小維尼
  • 她是指>>護士小姐嗎
  • 那"妳"還真有想像力啊..哈哈

    southern7795 於 2008/12/13 12:29 回覆

  • aily
  • 收到九香卡片ㄌ嗎??
    也請保重自己ㄚ~
    對於運動的人...手腳都很重要!!
  • 剛看完妳留言我就回老家找一下
    結果是被我媽壓在信件中..難怪我沒看到
    不過還是謝謝妳的手寫明信片以及那個圖章
    對了...我家地址妳寫錯了...不過我怎還能收到呢?
    真是奇怪...

    southern7795 於 2008/12/15 19: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