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一段旅程往往是從飛機開始爬升離地那剎開始的。就我而言,若對南半球的那些人那事那物還有那麼一些想法的話,一個人的旅行是永遠不會結束的...

40


自助旅行者的南半球天堂

第一次自助旅行即選擇了號稱自助旅行者天堂的紐西蘭為目的的原因不難,對我而言,這種絕對的理由在我們每到一個陌生城鎮即立刻前往 i-site(即旅遊資訊 服務處)詢問的舉動上得到彰顯,當然還有那些永遠拿也拿不完的旅遊資訊手冊和地圖,更別說那些不管在深山或是海濱,永遠都有提供衛生紙的乾淨公廁。
我喜歡看認真的人做認真的事,當一個國家把觀光業當作發展主軸時,實際感受到的就不再只是口號,而是儘管用很不流利的英語到 i-site 詢問後,我們即能在下一分鐘找到我們住宿的 YHA,抑或是在牧羊人臉上撞見一抹山中無甲子、歲月不知寒的笑容

66

NZ 的夏天 怎麼有點冷?

 記得出發前往 NZ 前,曾去過 NZ 參加學術研討會的好友提醒我要多帶幾件長袖的,甚至是大外套。

「 NZ 的夏天其實不怎麼像 是夏天」她說。
結果卻是:我在行李箱裝了幾件短袖衣服,還包括了兩件足球衣。我以為汗水跟曬傷總是夏天應有的味道與印記 ─ 不管是南半球或是在南方。

「怎麼有點冷?」這是我出基督城機場時對自己發出的第一個問號。我身上僅有的一件長袖和外套封存了我僅有的體溫,而且持續了整段旅程,儘管那台爬坡不太有力的日產霹靂馬轎車和「篳路」沾不上邊,然而我卻是一身「藍縷」走完 19 天,甚至每次在 YHA 烘衣機拿出那兩件帶點香味的長袖衣物湊近鼻子聞時,如獲新生。

09


皇后鎮 戶外活動的天堂

我喜歡皇后鎮的調調,儘管很多人覺得她太商業化了。

首先是那座環鎮的美麗湖泊。

清晨七點我醒在和三位美國人同住的六人房鬆軟床墊上,不知為何,我下意識就是要起床換裝跑步。儘管到 NZ 後已經不是第一次晨跑了(待基督城時也早起跑步了 兩天),不同於我於南方傍晚跑步時總得擔心暗處會不會有一隻黑狗殺出來而讓我像木雞般定住不動,沿著湖畔跑,視覺上的新鮮感總不像我的心跳般這麼規律的跳動,好景處處。

再來就是皇后鎮的那群觀光客了。

可以很明顯感受到,皇后鎮的遊客都是年輕人居多,這裡是戶外活動的天堂,它沒有理由死氣沉沉的。有一段時間,我認真的看著街上的人潮,心想:他們其實不都和我一樣有著觀光客的符號 ─ 胸前的相機和手上的地圖,偶爾還會加上一大片曬傷的皮膚。更別說那些停在路邊的一堆車輛的後座都是塞滿棉被、背包和旅遊手冊了。

我不禁想起:是什麼樣的力量讓這個鎮收納聚集了這麼多世界各地的人潮?這個鎮美嗎?事實上,除了那個湖泊之外,整個城鎮彷彿是被眼花撩亂的戶外活動宣傳招牌支撐起來的,我想。

若是我的家鄉,就說墾丁好了,也變成萬眾度假朝聖的地點,那我不知會有何想法?驕傲?無奈?

我知道皇后鎮應該有一種調調,一種別人模仿不來的氛圍,這樣的體認從我於皇后鎮上方 9000 英呎高空的機門跳出而向下眺望時,我就更加確定了……

31


做菜 很簡單也很難
做菜,很簡單,也很難,尤其是一個人自助旅行的時候。
待在 YHA 整齊乾淨的廚房其實會有讓我想煮點什麼東西的衝動(我的層次還停留在煮菜而不是作菜)─ 尤其整間廚房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在使用的時候(那機會其實不多)。倒不是我想要如同 Jamie Oliver(一位很有個性的英國廚師)在他那間燈光打滿與攝影機分佈的廚房般隨興的表演烹飪,對他而言,烹飪是一種藝術,而我只希望有個人可以滿懷笑容 吃完我的餐點就夠了。
在這個肉類相對於比蔬菜便宜的國家,一塊牛肉或是丁骨羊排佐以幾片紅蘿蔔或是花椰菜即秀色可餐了,這是簡單;然而,當徘徊在超市的蔬菜區時,即使晚餐只想單純地吃一盤炒空心菜,這件事在那裡會變成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這是難處。
過了兩三天後,我總是在前往超市的路上就想好要煮什麼了。那種菜色搭配(應該談不上變化)源自於記憶,一種小時後在大家庭背景下備菜與端菜之間吸納的印象,儘管我從沒向一次可以煮 50 桌外燴的母親請教過什麼廚藝,我肯定那幾道我兒時天天吃的菜餚是很安全的,不管是視覺或是味覺上,若有走味, 那大概是沒有鍋鏟讓我爆香蔥吧…


9

不會結束的旅行
儘管我還是個自助旅行的菜鳥,但是我卻清楚的知道:驚奇或是感動其實都是發生在旅程當下的,而且常是伴隨著「哇,好美」或是「真希望我也可以住在這裡」等等之類的讚嘆而來,由於那種心理的短暫亢奮不會持續太久,往往,下一個目的地的一座深藍湖泊馬上就會沖淡那股不久前還踏在廣袤牧草之上而感動不已的味道。
於是,我總是在每天早上前往下一個城鎮時,在車上用那枝已幾近斷水的原子筆紀錄昨日的見聞,搖晃的車身並未讓我的思緒暈眩,只是成就了潦草的字跡,然後於日後的某個早上,複習。

39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