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09 Sat 2010 21:39
  • 空冷

1.jpg

不知是何時開始喜歡上氤氳霧氣的?
寒流來襲的清晨,於騎單車往瑪家村落的路上,我不斷地努力回想著那股初識雲霧繚繞在山徑的激動,然而,此時鼻頭上的太陽眼鏡卻因厚重霧氣而凝結了滿滿水珠,視界( 世界? )被彷彿冰封了,快不了,卻也不想慢下來。
事實上,我很把這樣的緩慢移動想幻想成什麼乘雲駕鶴往來若遊戲之類的,然而實際的情形卻比較像是困頓愁城似千年。
我想,此時的南方大地應該像是蓋了一條純白大棉被 ─ 仍在沉睡的人眷戀的這個鄉村的溫度,早已醒來的人惆悵著昨夜那一場帶點遺憾的夢。
直到爬往瑪家部落的半山腰,我的視線才開始清晰了起來,不知是空冷的山頭太過稀薄還是流動的雲海過於絕美,我真的屏息了好一會後,才暗自地發出「哇,好美」的小小讚嘆。
然後,我腦袋清楚地回想起,啊,原來就是高二那一年,我和大夥一行四人不知天高地厚地騎著機車,頂著冷鋒上南橫,那時,我的眼睫毛吸附了一些的水滴,於是,我每眨一次眼,這世界就更矇矓一回…

「那就是霧啊,笨!」他們當時笑說。
而我則是在很久很久的以後,才學到了
「氤氳」這兩個字。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idiotbear
  • 哇!那慘了...
    我的國文造詣不好,還是搞不懂"氤氳"。
    XD
  • 我這邊還有說文解字跟聲韻學,我可以借妳翻的,哈

    不過基於我是負責任的版主,
    我還是到教育部幫妳查了一下:
    氤氳:煙雲瀰漫的樣子。
    聊齋志異˙卷一˙畫皮:「少懈,則氣氤氳自縫中出。」

    southern7795 於 2010/01/10 11:26 回覆

  • aily
  • 柏林叔到日本的相片上傳囉~請連結宜蓁(janny)的facebook相簿集就可以看到啦...
  • 謝謝妳的告知。
    柏林叔昨天從台中打電話給我玩"猜猜看我是誰的"遊戲
    不過一下子我就認出他聲音了
    還在騎車從泰武下山的途中聊了快30分鐘
    重點是...往後兩三個月又多一個打球的伴了,哈

    southern7795 於 2010/01/11 07:38 回覆

  • hugo
  • 好特別的相片.
  • 此景可遇不可求。
    也謝謝您的到訪。

    southern7795 於 2010/01/13 10:52 回覆

  • aribeth
  • 我遇到霧時常會停下
    閉上眼睛,感覺濕冷的霧氣從我臉上及身旁撫過的感覺
    被弄濕了也不在乎
    那種冷是一點一滴地貼上來,然後累積

    這也是體驗到自己還活著的方式之一XDDD
  • 這麼說來妳也是懂生活的人
    "冷是一點一滴地貼上來"→說的好
    不過不知道妳有沒有仔細聞過,
    霧氣其實有一種很特別的味道,尤其是高山上的

    southern7795 於 2010/01/13 10:54 回覆

  • amber0314
  • 好美喔~
    晨騎單車 看得東西就是很不一樣
  • aribeth
  • 有哦,霧氣有一股特別的味道
    不過,我聞過的
    事裡頭混雜著很多味道的霧
    有泥土香,草香
    正當花季時還會有淡淡花香
    還有一股水氣特有的味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