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那些曾被遺忘的時光,我們總在很久很久以後的某一個時間突然想起,然而,「惘然」真的已不能說明什麼,畢竟都已經過了。
我整理著相簿資料夾以找出幾張能符合最近尋覓新工作需要用到的影像 ─ 很有可能是一間陸離斑駁的古厝,或者是一場鑼鼓張狂的廟會活動。
事實上,我無法再回到過往的那個時光,只能任憑還堪稱鮮活的記憶四處竄流,有時還會產生錯誤的連結。
「你選得照片都沒有出現你自己的身影?」朋友好奇地問。
「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我笑答。
「問題是,你沒出現在相片中,誰會知道你是不是真得參加過那些活動啊?」
嗯,好問題,一個我從沒想過的問題。
我知道我喜歡簡單事物和單純的人,因此,自以為以大自然幾何線條所構成的畫面就是將喧譁抽離,留下純粹,我不在畫面裡,一切也單純許多,反正,妳看到的世界就是我眼中的視界,不必多做臆測。

究竟是「時間為大」還是「當下為大」好像也不是這麼重要了。
我拍,故我在。
我只是選了三張有我入鏡的相片。
我在,故拍我。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