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01 Fri 2010 12:58
  • 哭笑

1.jpg
常常,我總愛於課堂上和學生提到有關南方的總總,彷彿深怕自己在異鄉待久了,會將南方的溫暖給遺忘。
學生總是聽著我敘述著南國的一切 ( 或許他們不是這麼愛聽吧 ),或者說,他們把我當個愛說故事的人 ( 可能他們也嫌我劇情不夠精采 ),只是,那些不管是好的、壞的、美的、醜的南方,其實都是帶不走印象。
我說的是印象,不是抽象,畢竟那些山啊、海啊都是這麼具體又真實地存在每一個鄉鎮角落。
好比昨天當妳(你)們從偌大的遊覽車下來時,迎面而襲的熱風和艷陽讓妳(你)們在原地楞睜了好一回,甚至有一股想退一步回車上的衝動,面對恆春古鎮的西門,既看不到古人,也沒有來者,只有一張張稚嫩又陌生的臉孔彼此搜尋著可靠的磁場、熟悉的氣息或者微妙的化學元素,而後集聚在一起玩起團康遊戲。
新人笑。
我悄悄走到西門的另一側,趁著午後陽光夠立體的時候,我按下了快門,同時刻意忽略佇立在一旁的有關海角七號場景的敘述看板。
舊人哭。
在往後的四年裡,妳(你)們肯定不會忘記曾於一個午後來到了炙熱的南方,並寫下一段連自己都想不太起來的印象。

3.jpg 

4.jpg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etae
  • 一直以來想當沉默的讀者
    卻不禁莞爾一笑~~破戒了
    真是厲害~~
    標題率皆二字~~
  • 謝謝您三不五時到訪這裡
    雖然更新的頻率不一
    不過題目始終維持專一

    southern7795 於 2010/10/01 23: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