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jpg

正當我以為南方的雨季已經結束之際,午後的遠山又傳來幾聲悶雷,可以想見,約莫再過半小時吧,雨水又會像女孩那幾回不爭氣的眼淚般宣洩而下,兩行淚溫熱的是臉頰,永無止盡的雨季依偎著南方,猶似一對怨偶說來就來、說走卻又走不遠。
「我從沒看過這裡10月多了還在下午後雷陣雨的。」說話的是一位長者,那口氣有如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感嘆,甚至帶點故鄉都快變異鄉的不解。
事實上,整個南方的人都納悶了,「到底還要下多久」變成每個人每天下午最深層的小小反動和疑問,然而,大多時候都是說不出來的無奈,如同我租屋處浴室的天花般不斷地從牆面接縫處滲出水漬,那些無聲的抗議終究會於牆壁上留下一條條黃色的碳酸鹽痕跡,立體又真實地見證每一場雨。
我嘗試去瞭解是什麼原因造成雨季荒蕪的蔓延而百思不得其解,朋友們總是歸咎於各方面的異常現象。
嗯,那樣也好,我們不再有規則可循,只能憑著若有似無的直覺再重新認識周邊的生態 ─ 無論是人物、事物,或者是景物。
希望屬於我的雨季能早點結束。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