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09 Tue 2010 21:06
  • 書寫

18.jpg
那真是十足靜謐的九十分鐘。
就在我把考卷發下去之後,四周的一切突然像萬物在隆冬裡迷藏了起來,若非偶爾有學生不小心將文具掉在地上,或者反覆地將試卷輕輕翻頁,我會以為每個人都沉睡了,唯我獨醒。
時間慢慢地推移,開學這麼久以來,我第一次有機會可以好好地從教室眺望遠方的一片片的柚子園和筆直的東西向快速道路,我也仔細看看那些低著頭疾書的每一張臉孔,或熟悉(他們總是坐在固定的位子),或陌生(他們老是忘了上課這件事),彷彿某年某月的國小同學會,那些失聯已久的人們又短暫聚集在一起,然後分開。
其實我也不擔心學生作弊,畢竟那些考試題目都是特殊個案,並沒有所謂標準答案,猶如這些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總有著迥異的思維和行為模式,人生有時是很難書寫的。或者說,我討厭背書,以致於我從不要求自己的學生去背誦課本,說思考兩字太嚴肅,我只是交代盡量寫下有關我所提供之個案的想法或是感想,對於這些孩子,這樣的書寫就足夠了。而我往往會在試卷最後寫上這一題:
請依照您開學至今對於這門課的出席情況以及學習態度給予自己評分,分數範圍由0-100分,請依您對自己的實際表現寫下中肯的分數。
撇開真誠與否的問題,我突然了悟到每個人給予自己評價的過程似乎都是一場無聲的告解,有些十足誠懇的內容是很難和那一張張獨特的臉孔連結在一起的(當然,也有人言不由衷),我不禁以為他們大概有了可以這麼好好認識自己的一次機會。

「我覺得開學快兩個月了,我還是不在狀況內,前一個月我幾乎都沒有來上課,實在不像樣,我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了,我以後一定會盡量來上課,我會說盡量是因為我怕如果我說出口卻沒做到,這樣不是更糟?所以我給自己打1分,我希望可我可以把剩下的99分填滿。」

「好多節課因為必須要趕著工作而提早走,著實沒辦法,因為這樣,我給自己大了一個難看的40分。只是…環境所逼,有時候也常常覺得這樣對老師、對自己都交代不過去。唉…有些話、有些事、真的還是要長大後才能了解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好隨波逐流……..」

學生一哄而散,獨留我在教室慢慢整理考卷,四周又再度回到寧靜….

P. S.
考試當中,我在黑板上寫了下面幾行字:「某某某等四位同學,考完後請到系辦打工讀生,她有實習相關的事要告訴你們。」
未料,我一轉身,學生們突然十足誇張的大笑,大家示意我看一下黑板上的字,原來我把「找」工讀生誤寫成「打」工讀生了,一整個冏….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馬哈
  • 我喜歡你寫的教室裡的安靜。
    我教作文,喜歡聽大家開始寫作以後迴盪整個教室的筆觸聲音,
    像一個小森林裡面,很多隻啄木鳥。
  • 好久的文章了,沒想到還被妳翻到。
    監考時總不能浪費時間,所以就好好觀察一下!

    妳教作文的? 那文筆應該也是很好的!!

    southern7795 於 2011/09/12 00: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