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2-2.jpg 

來到策馬特( Zermatt )之前,我對環繞著馬特洪峰的一切完全沒有任何預想,反而,我比較像是一個賭徒對未來三天的山居歲月下注,籌碼是能走多遠就走多遠,能遇見誰就遇見誰,就算迷路也好,四目交接時冷眼相對也無所謂,我想應該不會空手而歸,至少我的登山鞋踏踏實實地留下足跡,帶走風景。
不知道這樣可不可以算作我來過這裡的證據。
如同妳說愛情那來的證明,我卻以為愛戀一個人或是一座山需要用心去明證,哪怕只是一個眼神、一次快門,只要在每次的轉身之間、轉山之後記得眼裡的風景、山行的風光,那麼,那些曾經的曾經就不言自明。
來的時候夏天一點是我未來三天唯一的勝算。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aindog73
  • 如果說三天的晴天和清晰到不行的馬特洪峰是熱戀
    那我肯定是失戀了...
  • 馬特洪峰不會隨便發好人卡的
    我相信你熱切的追求它會感應到的
    再去一次吧!

    southern7795 於 2011/10/24 0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