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5-39.jpg 
我喜歡作家張家瑜寫在「我開始輕視語言」這本書裡的一段話:
記憶這東西都是過度想像的情事,化為文字或語言更是。一幕幕場景,因沒有圖像為證,若不化成文字,那什麼都不能留下…
我一一地解釋著場景,那解說永遠有脫頁、缺落及錯置的可能。

我知道你們一定對於我那短暫到不行的山居歲月有著某種程度的想像,比如:站在馬特洪峰的山腳下是什麼感覺,或者發出為什麼天氣總是這麼晴朗的疑問。我暫且還能一一對你們詳述大抵是因為自己還尚未過度想像山行記憶,況且我還留下每次轉山之間的細節,我寫下我所記得的,我說我想說的,也許有一點脫頁和缺落,但是,在時間以一種線性的方式前進時,我反而迂迴地回溯自己可能忽略的一景一物,甚至某張陌生臉孔,如同抵達策馬特第一天即遺失了眼鏡而心急地四處搜尋的那個下午,分外艱辛。
好像也只有一個人坐下來面對漫塵的螢幕和脫漆的鍵盤時候,才能好好地將腦子裡的印象有頭有尾的說完,只是,每說一次,部分記憶就往黑暗中沉沒,我也知道我大概不會再有機會想起那些細節了,惟有很久很久以後,不經意點閱自己部落格的舊文時,我才會發現,那些當初害怕遺忘的什麼,早就和我在永遠一起了。
寫到這裡,突然有點後悔 2009 年的加拿大單車旅行沒有紀錄的很詳實,卻完整留下不堪的記億。

p.s.
偶讀張惠菁「你不相信的事」書末的一段文字( 如下圖 ),突然覺得,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時光可以很單純,我早已決定不想這麼複雜。

201111021189.jpg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aindog73
  • 年輕的時候,腦子裡的抽屜可以分類分層裝滿了各種回憶
    到了中年,這些記憶卻就像一個大麵團一樣,難分難解
    我想歲至老年,大概只會記得一兩個一講再講的故事吧

  • 哈,你的麵糰比喻真是巧妙,有中要害喔。
    這週期中考週,監考時讀了幾本散文,很喜歡張惠菁的文字..

    "從回憶中整理出故事來是一種延遲的行為。
    那些片片段段的過往瑣事,總在一段時間之後,才顯現當初無法看懂的意義。你永遠不知道自己正在說著什麼樣的一個故事。直到更多,更多的細節從黑暗中浮顯出來。本來斷裂的點,逐漸連成一個外形的輪廓。然後妳回頭看,看這一路來磕磕碰碰的痕跡,老在同一地方絆倒,老在到手的時候失去….。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天妳忽然發現自己身上是有一個故事的。"
    與你分享!!

    southern7795 於 2011/11/04 16:41 回覆

  • Amanda
  •   近來,對於幾分鐘前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完全沒印象的機率愈來愈頻繁時,妹妹安慰著我說:我也會,別擔心!於是,我認真地回想從甚麼時後開始,就像醫生問診一樣,抽絲剝繭鉅細靡遺....最後,是大姊幫我下了一個ending......Welcome to forty forty club!  
  • 我能懂妳的感受,我面對的是upcoming forty forty club
    有人說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我卻覺得,記憶才是更玄的東西
    當你以為忘記什麼事的時候,它就跑出來了,更慘的是,你不知道那樣的事是否真得發生在自己身上,很玄吧!!!

    southern7795 於 2011/11/06 1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