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780_3486489970511_1519275722_3010761_1259655007_n 
我喜歡「女兒是爸爸前世的情人」這樣的說法,儘管現在的我尚無能力去丈量「寶貝」跟「惡魔」之間的切確距離,只能憑空想像很多很多的「如果」,然後從這些猜想之中拼湊出前世情人可能的模樣。
到底這樣的想像還是很空泛的,為了具體一點,我特別喜歡抱球友 G 的小女兒。
每每見面,兩歲多的她總愛用含糊不清的發音叫我「息拗斯」(徐老師),然後彼此的對話就以我的問句開始,她則用極簡短的詞組,好比「有」「沒有」「好」「不要」…結束。偶爾,我倆的對話會停下來,她只是看著我傻笑,我則望著她清秀的臉龐複習著那些曾想像過的「如果」,不像冷戰無話可說的戀人們那般,過了一會兒,她總會撒嬌的對我說「我要玩混路暸(憤怒鳥)」,當下的時空裡,沒有人憤怒,只是刻畫了一對父女的形象 ─ 遠遠的看過去。
G 此時正面臨婚姻最大的瓶頸,然而,女兒卻是他最堅固的堡壘,對即將離去的另一半喊話的同時,也向自己最愛的前世情人不斷的對話,彷彿唯有這樣,在一走一留之間,絕望的心才不至於支離破碎。
時而, G 會用大人們的話語對女兒說話,譬如「吼,妳很現實喔,剛剛不給叔叔抱,叔叔給妳玩憤怒鳥,妳就要給他抱了。」
有時,我會想,連各種顏色都還不知道怎麼說的女兒真的會懂「現實」這兩個字的意思嗎?或者,她懂得其實只是爸爸臉上的表情?
我很好奇,一如我常對愛人何以常常用自己慣有的講話口吻與原生姿態和另一半交談而不自知這件事有著很深的疑惑。
會不會是愛人覺得這就是忠於自我而忘了溝通其實也意味著放下身段?
會不會是戀人以為這就是固守本性而將一段得知不易的緣分視為理所當然?
我不得而知,真的。儘管我多麼想知道妳到底是寶貝還是惡魔。
也許我前世今生根本就沒有什麼情人,這樣說來,面對要走還是要留其實我早該更灑脫一些,更有尊嚴一點了。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