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3 Wed 2012 09:53
  • 安慰

68.jpg
瞥見那副表情的當下,我知道那樣糾結的面容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了。
那是一張混雜著絕望、無助、不捨、難過、心痛…等情緒的臉龐,就像啜飲一杯綜合果汁,除了冷暖自知外,那些濃郁的七情六欲早已化成五味,雜陳於脾胃之間。
Y 就站在我面前敘述著那段看似遙遠卻仍未走丟的愛情,然後眼眶微紅的問我:「你覺得我該怎麼做比較好?」
對於 Y 而言,她經歷的是一段沒有四季的感情,只有寒冬,而我卻老是被愁困在南方的夏日午後雷陣雨裡,離不開也走不遠。
只是,我怎麼會有資格回答那個問題?對於一個不及格的我來說,建言給得再多彷彿都是言不及義,或者說,我無法像動詞那樣地安詳變化著,有時及物,有時不及物,我拿不定思緒,只能回以勉強的笑容,然後說著一些不可能的可能。
我知道 Y 想聽到的並不是那些不切確的可能性,只是,在愛情的袤廣的流域裡,我們往往只能自救( 我那幾次的求救證明了時間是唯一的偏方 ),唯有自己奮力爬上了岸,才會知道泥土的柔軟,蔓徑荒草裡應該也可以走出一條小路。
我知道這樣的說法是很八股也非常沒建設性的,只是,我總得說些什麼話來安慰 Y,以及自己。
我突然想到妳常跟我說:「你是最不會安慰人家的人,那樣要怎麼給人家安慰?」

好諷刺,不是嗎?
此刻,我的臉上應該也是那副表情,我是如此熟悉,只是看不到自己。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manda
  • 最近改行作文藝青年嗎?還是心裡苦澀又苦無對象傾訴,只好寄託於文字之間!?

    是說,連著幾篇文章真得有點深奧,意境深遠ㄟ....
  • 妳的兩個疑問我來回答一下:
    1.是啊,我是文藝"偽"青年...
    2.是的,很悶!

    還談不上深奧,倒是用比較深刻的情緒在寫的

    southern7795 於 2012/05/23 11: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