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23 Tue 2012 15:43
  • 緩急

18
那些我一直以為我這輩子一定不會去的國度,我竟然就來了;那座我打算再也不想重遊的城市,卻也重逢了。
港澳、港澳,輕輕唸了兩遍,那輕快的音節彷彿點個水就到達彼岸了,事實上,這種近往往召喚著另一種遠 ─ 非得要走進觀光人潮和廣告招牌一樣擁擠的旺角和蘭桂坊,或者是踏上石階把自己隱身在大三巴歷史裡和威尼斯人的奢華中,我才會了解那些引領期盼的事不見得正面朝著我而來,更多時候是突然地就實現了什麼,然後發現自己處在一相對遙遠的空間裡。
是夜,我站在皇后大道東的十字路口,我突然明白那些曾經心痛的、悲傷的、難過的什麼,彷彿就像坐在一模一樣紅色士( 計程車 )裡乘客閃過我眼前般難以辨識了,只是成就了我的風景,成全了我的人生。

1 
↑此行六天乃是為了香港教育展,在國內競爭新生越來越激烈的情況下,努力出走變成有些學校的心聲。

P.S. 招生要用的文宣竟然比我們大夥的行李還多。

2 

3  
↑就在司機將我們眾多的行李很巧妙地裝載在狹窄的後車廂的當下,我彷彿看見了整個香港的縮影,只是成疊的行李並不不會呼喊,當地人卻要呼吸。

4  
↑下榻在油麻地的王子旅館,其實也沒什麼好敘述的,窄、小、擠就是它的特色,十足的香港風格。
p.s. 大夥老是把油麻地唸成麻油地...

38 

6  
↑若要用一種顏色來形容香港,那麼,我會用紅色,直爽之中帶點固執,好像在說:我就是香港,怎樣?

5  
↑此行還得拜訪很多書院和中學,不知是肩上沉重的招生文宣把我們走路速度拖慢了,還是這裡的生活步調就是如此匆忙,幾乎每個路人都是從我們左右兩邊迅速擦身而過,他們的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有些人會低頭看著手機螢幕微笑,到底要靠左邊還是右邊走反倒是成了我們最大的難題,後來每個人都會很巧妙地在身體最後要接觸的片刻決定去向,一路下來倒也相安無事。

7 

8  
↑拜訪完元朗書院後,該校校長贈送我們一盒大同老餅家的老婆餅,晚上大夥就在飯店啃了起來,味道真的不錯,狹小的房間把香味和記憶都靠攏了。

9  
↑忙完一整天後,晚上大概就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光,儘管要走好久的路、與好多的人擦肩、迷路上幾條街...就像散落的線頭,最後總會編織出關於這座城市的拼布。
「朗豪坊」聽說有著全球最長的室內電梯,一共跨越五層樓,我記得瑞士 St. Moritz 車站附近的電梯也超長的啊。

32  
↑對照瑞士 St. Moritz 車站附近的電梯

10  
↑「為什麼那些大到誇張的招牌可以這樣橫掛在街道中間」一直是我對香港的疑問,只是我一直沒得到解答,也許它已經融入市景很多世代了,一旦拆了,說不定反而會變成更多人的疑問。
p.s.記得小時候對香港的印象大概就是來是港片裡的街道畫面吧。

15 

14 

16 

12  
旺角的夜市攤位都比台灣的高挑許多,看攤販老闆用長桿子把物品勾上又勾下挺有趣的,當然,「仿」是這裡的一絕,時而帶點戲謔的成分。

41  
↑這是白天拍攝的旺角。

11  
↑若成名只有六十秒的機會,這位斷了好幾根手指並趴在地上創作的老伯肯定值得永遠站在旺角的夜晚舞台上。

13 

17  
↑大陸的畫家我只認識岳敏君,還是從商業週刊上面得知的,誇張的微笑應該是其作品的特色,我看了這些仿作的開價也不禁在心裡笑了起來…

19  
↑和瑞士一樣,這邊比台灣便宜的就是啤酒,一瓶16塊台幣,我和同事看到這樣的價格都醉了。

25 

20 

30  
↑教育展辦在培正中學,參觀的人潮把整個會場擠爆了,大概是學制的改變衝擊了當地的中學生,海外就讀大學成了他們的好機會。在現場,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什麼叫做「競爭」,當我和特定一位同學講解申請入學方式與介紹學校時,就會有很多其他學生站在後面仔細聽,就怕錯失了什麼而輸了人家,對照我們台灣的教育現況,當下的確是很震撼我的畫面。
p.s.
1.後來,我和很多學生聊過之後,發現他們國語通常講的不是很順暢,但是卻很能聽國語,原因竟然是年輕人都超迷台灣偶像劇的,這不知到算不算是文化的另一種力量?
2.香港的中學腹地其實都很小,佈滿各式球類運動格線的操場彷彿是全能的,當然,認真說來,也就是全都不能。
3.這回午餐發的是餐卷,可以到學校餐廳吃自助餐,很不錯的用餐環境,比上回七月在澳門的教育展好太多了。

23  
↑每回下午進出培正中學的校門口,都會看見學生圍著一位賣棉花糖的阿姨,若說兒時還有什麼記憶的話,當下應該都復甦了。

24  
↑歡迎晚宴在維景餐廳舉行,也沒什麼好敘述的,反正就是不斷的有長官上台講話,然後,每出一道菜就會換一次盤子,每個人的份量就是少少的。
p.s. 我一直以為只有小餐館會在我一吃完飯就會馬上把餐盤收走,連大飯店也是如此,十足令人用餐緊張的習慣。

26 

27 

28 

32  
人們總說,香港是購物天堂,但是蘭桂坊旁的A & F 旗艦店晚上八點十五分就關門了,我和同事搭了好久的地鐵很期待地到了這,頓時被打回地獄…
Hollister 倒是滿足了我們,不管是裡頭氛圍和精心挑過的店員。

29  
↑我也注意到了,香港的市容若說亂中有序的話,那麼電纜地下化應該有很大的功勞。

33 

34 

35 

36  
在離開香港要前往澳門的最後一天早上,我和同事出門吃早餐,同樣的杯子有人用來洗筷子和湯匙,有人用來喝水,疑惑的我就決定絕對不碰那杯子。

42 

37  
↑這城市還是有很多人辛勤的工作著,不分日夜。

40  
↑香港還是和台灣類似,車比人兇,老婆婆過個馬路讓每個人都為她緊張起來。
街上的雙層公車巴士讓這城市看起來又更擁擠了。

39  
↑這是白天的「朗豪坊」。

43 

44 

45  
行程最後兩天乃搭船從香港到澳門去拜訪中學,我一直不敢告訴身旁的副校長說這條海線不久前才發生香港最嚴重的傳難事件。
約莫一小時左右就抵達澳門了,這是今年第二次來到這個城市。

53 

51 

54 

46 

47 

48  
不同於上回七月來時五官的極度敏銳,這回,換成我帶路,把所有的味道再複習一遍。

55  
↑若要用一種顏色來形容澳門,那麼,我會用黃色,陳舊之中帶點緩慢的寂寞。

56  
↑當然還是不能忘記要再品嚐一次榮記牛雜。
p.s. 關於初嚐,可以點這裡。

58 

59  
↑澳門許多店家都會在自家門口設立小小的土地公廟,當然更不乏比較大間的福德祠。

60  
↑澳門參訪的第二間學校:悟道中學,
p.s. 剛好把帥氣的同事入鏡,有興趣的要失望了,因為他年底要結婚了@@

61  
↑希望我們的努力可以替這學生開拓另一扇門。

62  
我相信類似這類風格的名片應該會持續累積下去。
p.s. 港澳地區的中學非常喜歡以創辦人的名字作為校名。

◎知道這回是去工作的,所以單眼相機都沒帶,全部都是用手機拍攝,傷眼之處還請看倌見諒。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iona
  • 今年夏天也去了港澳一趟,香港友人的步伐快到要用狂奔的才能追上,完全是不一樣的生活步調!
    你捕捉了很多底層工作者的樣貌,去香港時我也忍不住被他們吸引,一直偷偷拍著!
  • 我也覺得自己似乎不適合在香港生活,去購物逛逛或許還好,長住的話我想應該會很痛苦吧。
    相較於那些繁華熱鬧的街景和商品,我的確比較喜歡紀錄一般觀光客不習慣注意的地方,可惜沒帶到單眼相機去啊= =

    southern7795 於 2012/10/27 20:13 回覆

  • 艾草
  • 終於看到你穿鮮豔顏色的衣服~
    那個九龍王子飯店是不是以傾斜?度角出名的那家??
  • 是啊,現在我都改穿亮色的衣服,因為我太黑了啊

    我去的時候,我印象中是沒有傾斜,還挺方正的哩

    southern7795 於 2012/11/07 22: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