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1-18 10.33.00
“How’s everything going today?”
“I feel just a little lonely.” 瑞士好友 Astrid 這麼回應我的時候,那時候她人在正待在台灣東部美麗的峽谷裡,夜晚。
我懂。
當下,有那麼一刻,我彷彿回到去年在瑞士單車旅行的第一天深夜,整天不斷地迷路讓我對這趟旅程有些迷惑了,該走或該留卻也無法和自己交待清楚,畢竟南方已經成了遠方,我早已無路可退了。
是夜,窗外叮咚的牛鈴聲徹底搖醒了我的無助,都說孤獨的人並不可恥,我卻也無法為自己僅存的一絲絲勇氣光榮起來,只能將睡意帶進了身體,然後帶出了身體的空洞。
隔天清晨醒在青年旅館,一片絕美的湖光山水攤在眼前,我還是覺得孤單,但是我仍舊出發了,也許,我只想在將來的某一天,可以把自己的故事有頭有尾的和妳說完。
好比現在。
後來,我常想:會不會美麗與哀愁常是並行的?就像黑夜與白天總是共存?或許,旅行之所以有意義就是因為記憶的殘缺,於是,很久很久以後,那些旅程中曾有的感動和興奮就會慢慢地被一次又一次的出走覆蓋,當時那些在異國夜裡最寂寞的、最痛苦的印象反而在自己每次一開口、每一回書寫時往腦海裡沉澱了,然後根深又蒂固。
我還是很害怕一個人旅行時的孤寂,但我還是出走了,痛並快樂著。

p.s.
僅以此篇送給今天就要離開台灣的 Astrid ,我不知道這八天下來,她對台灣留下了什麼印記,但是,我相信我是很認真對待一位來自遠方的朋友,真得!
美中不足的是因為週六下大雨無法帶她去攀爬恆春第一高山里龍山。
希望明年冬天,我可以在瑞士 Kloster 跟她Say Hi

2012-11-16 17.07.06 

C360_2012-11-17-09-46-11 

2012-11-16 11.52.51 

C360_2012-11-16-17-01-44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