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6 
「你好久沒寫東西給我了!」妳說。
我想了幾個暫時遺忘書寫的可能性,但是那些理由都無法成為可能,於是,我突然想到 K 日前在 Facebook 寫下的雜感:
「和複雜的人在一起寫複雜事;和單純的人在一起,我單純得幾乎什麼也寫不出來了。這是好事。是吧?」
的確是好事,一如妳是如此簡單,我似乎也變得單純,心思不再和過往那般輕易地就隨不安和懷疑起舞,該寫的時候,好比有一絲靈感的片刻,我就會靜下心來敲敲鍵盤了,儘管字數不多,篇幅不長,但是就如 K 所言,她總覺得我應該是在書寫著「單純而細緻的事」。
我並不複雜,同時仍寫得出什麼,這應該也是好事。
後來,我想了想,也許「單純」意味著不用替彼此擔心,「細緻」詮釋了妳我對生活經營的細心。
我無法寫成史詩般的巨作( 也沒這個才華 ),每一篇文字似乎都只是部微電影,那些各自獨立的情節可能換不了妳的感動,但是卻是我最真實的演出。
如此單純。

p.s.
妳肯定懂照片中的這個角落和角度的!

創作者介紹

南方印象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