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16 Mon 2013 11:40
  • 高高

111  
那是一間座落在台北信義區的高級日本料理店,坐在我倆對面的是一位僅二十歲的女孩,長期擔任模特兒的她對於高檔餐廳和 lounge bar 之流自然是熟悉不過了,我和 J 盯著那份價目遠比餐名來得更為陌生的菜單猶豫不決,頓時,我以為那深色又帶點高雅的裝潢就是用來掩飾我的不安用的,而溫吞有禮的服務生是用來鎮壓我微微驚慌的。
「儘量點喔,你們難得來台北就讓我請吃飯吧。」帶點稚氣臉龐的她極其開心地說。
「一客套餐 1800 好貴啊。」一旁的 J 反覆翻閱著菜單。
「1800 還好啦,我平常都吃這樣的價格啊,沒關係的。」
大概是從她說完那話的那剎吧,我開始很認真地端詳眼前這位有著清秀五官的女孩,並想起作家張小虹曾寫過的一段話:拎著名牌仿冒包上街的貴婦人,有一種「真的我是假的」的淘氣心態,而好不容易總算可以提著真品名牌包出門的窮學生,卻揮之不去「假如我是真的」的長期挫敗感。
這位女孩言行舉止之間真的很淘氣,但是她身上沒有名牌,我聽了她賺錢的速度和態度,我腦袋的運轉頓時減速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長期未被挖掘出的挫敗感。
即使人們總愛說「人比人氣死人」,當下,我卻想著自己在即將邁入中年之際,我現在擁有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我是否甘心於每天過著規律平淡的生活?
那些疑問頓時像深埋的地下水管線突然被這位女孩挖斷而爆湧出來,然後汪洋了我的豢養在舒適圈內的情緒和思維。( 不是說讓自己變強的方式就是要和比自己更強的人相處嗎? )
或許藍領白領的分野在這位女孩身上早已成了消失的國界,她搭著班機不斷地在內地與台灣之間往返,用對岸的光鮮亮麗,換來此岸的豐富滿足,那是我永遠也達不到的境地,我只是常常傍晚在球場望著劃過天空的飛機,然後想著下一次獨自遠行的可能性。
是的,我和她曾飛在一樣的高度,只是彼此對生命、生活、生涯懷抱著不同的廣度,也許沒有誰過得比較好的焦慮,只有自己是不是過著自己想要的日子這種問題…
「妳知道二十歲的女生現在都在做甚麼嗎?」餐間, J 這麼問她。
「我不知道ㄟ,因為我跟同年齡的合不來…」她大笑地說。
走出這間日本料理店,大家互相道別,她跳上了計程車,我和 J 則走在炙熱的人行道上,我抬頭望了一旁的101大樓,頓時覺得這棟建築物好高、好高…

2  

3  

4  

 


southern779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rne
  • 平常就吃慣1800元的餐,是讓很多人很氣結的.不過,人生很多的東西是無法用錢來衡量的.就像,在優閒的周末下午在庭院,喝個紅酒,聽個蕭邦,到底值多少錢?內心的充實感是無價的.
    什麼人玩什麼鳥阿.
  • 悄悄話